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恐怖 > 行尸

更新时间:2019-12-06 16:54:39

行尸 大斑马 著

连载中 石乾生林雨桐

高质量小说《行尸》由著名作者大斑马最新创作的恐怖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我是主人公是石乾生林雨桐。文中的滚石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那一天,我在船上看见一位红衣都市女人心向我招手。从此以后岁月漫长。我开始一步一步变成了一具行走的尸体。

精彩章节试读:

高考没考上大学后,回了村子跟了一位捕鱼师傅学步。

我们村子是一个渔村,三面山环水抱风水图,万古靠着这条名为长丹河的河流。繁衍生存了下来,这一日师傅在长丹河拐子弯一带大获丰收。渔船拖着一整船的肥鱼一无所获,别提我师傅心里多高兴了。

我们开着渔船刚刚驶出拐子弯时,忽然看见河畔有一位红衣女子向我们招手。

这女子看不清楚脸,不过穿的衣服飘动的。将她的身材存托得很婀娜。

长丹河河流很长,拐子弯一带又是一个旺角黑夜,也是作为附近几个村子的交通枢纽。

经常有人在这里等候过往的渔船,希望能搭乘他们一段。有的渔船也会收一点坐船费。

但我师傅可是一个热心肠的意思的人,平素遇见这样搭乘渔船的人,基本不会收费。

他告诉我这是积德行善。老天爷长什么样看在眼里,会保佑我们每次都能大获丰收。

我知道我师傅善良的秉性,我正要把船开过去,我师傅却一把推开我,亲自掌舵把船加速开走了。

我楞了好几秒,问津:“刚才怎么不去管那位红衣女士。”

我师傅没有立即搭理我,船驶出好一大段距离,才从兜里抽出一根红塔山价格,狠狠的吸了一口。

说道:“乾生啊,你跟了我也快大半年是多久了,师傅该教你捕鱼技术也都教了,但是有些事却忘了告诉你。”

我师傅说完又猛吸了一口,停顿了不一会儿,压低了声音说道:“以后遇见这样的红衣女子,千万不要去搭理她,因为她很可能性不是人。”

“不是人!”

我听后吓得浑身陡然一惊,难不成是女鬼吗?”我后背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看着我师傅累年空吸,我知道他应该不像是逗我玩。

我谨言慎行又问津:“那我们该电脑没有声音怎么办?”

师傅看了看天色,天边已经是阴沉一片,估计再过一个时辰,天就彻底黑了。

不做缺德事不怕鬼敲门,你急流勇进往前开船,趁着天黑事前离开这片水域,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我首肯,心里早就吓得发毛,接过师傅手里的船舵,字斟句酌的开着。

随后我看见我师傅从船舱里拿出了一堆火纸,在船头上分成三堆烧了。随后重重对着前方磕了三个响头。

师傅做完了这一切。祭河神,一定要怀着虔诚的心,以后遇见这样的事,一定要记得告诉他们,祈求他们的保佑。”

我看见师傅这么自信满满的说着,心里底气作文600字也增强了不少,别说还真奇怪。船开了十几分钟,再也没看见那位红衣女子。

本来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可谁知道船开了几分钟,我倏然看见前方路口出现了一块石碑。上面突如其来写着三个醒目的大字:“拐子弯”

“这怎么可能性?”

我顿时吓得脑袋轰的一声响。我们是从拐子弯离开的,同步沿着河流直行离开,怎么理屈词穷又回到了这里。

那是否象征前方跟前,那个红衣女子也在前方等着我们。

我强按下内心那颗狂跳不止的心,扭头看向我却见我师傅早已经是出汗了。

“师。我们好像又回来了。”

我彷徨的说着。我当年才十八岁。吓得说话都快结巴了。

师傅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别怕,一切有师傅在呢。”

他又从船舱里面拿出两根蜡烛,分别在船头两侧点燃,随后又拿出一个香灰坛。相敬如宾在坛中插了三炷香。

这三炷香烧的很快,我感觉就是一念之差就断了,香坛中三根香。有两根直接从中断了。

都说“人怕不虞,香怕两短一长”,烧香遇见两短一长,则视为凶兆。

我师傅看见这一幕,整个脸色都变了。如木头一般杵在地上好不一会儿,才扭头走进了船舱,紧紧盯着船舱里面的鱼。

重重的唉声叹气了一声后,希望能够破财免灾。”

师傅当机立断的将船舱打开,将捕捞到的所有鱼,全部放生了。

我看着心里都难受。这可是能卖好几百元呢,但是也知道师傅这么做,肯定也是可望而不可及。

师傅放完所有的鱼后,让我继续开船。然后他又回到了船头,必恭必敬的重新插了三炷香。磕了几个大响头后道:“冤有头,老汉我只是一个捕鱼的小老儿,还请这位娘娘莫要认错了人。若是小老儿拿了娘娘不该拿的东西,小老儿已经如数归还,还请娘娘宽松,给小老儿一条生路。”

我师傅在船头念念叨叨了很长时间,我则继续开着船,过了一小会儿,师傅满脸疲倦的朝我走了过来。

“那位红衣娘娘会放过我们吗?”

师傅嘴巴张了张,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却始终没有说出来。

顿了不一会儿才对我说道,“先别问这么多,把你衣服脱下来。”说完他自己也把衣服脱了。

但是看见我师傅脱了,我也只好照着脱衣服。

我师傅接过我的衣服后,也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两个小纸人。在我俩衣服上一人贴了一张,然后搭在了船舵上。

随后师傅又对我说道,“权时我俩下船游到岸边,从黑龙江省青冈县走小路回家,你一定要紧尾随我,无论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停下。”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无论是谁叫你名字,你都不要搭理他,一定要牢记这一点。”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师傅用这么严峻的语气对我说话,加上今晚这诡异的身世,我那还敢半分不听从。

我师傅三令五申完了之后,率先一头扎进了河里,我也尾随跳了进去。

冰凉的河水顿时走遍我全身。冻得我都快抽筋了,我狠心。紧尾随我师傅。

大多高固体份涂料都不差,也就三四分钟我们便上了河岸。

这期间师傅一直没有说话,我也死死闭着嘴,身后常常吹来一年一度冷风,我全身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离开了河流,我俩便开始走黑龙江省青冈县的小路,两侧的树枝就是鬼影一般,在左右咬牙切齿的飘来飘去。常常还能看见一两只山猫,在身边急速跳过。好几次吓得我都快往回跑。

不过我脑海死死记住师傅的话,不能停下,也不知走了多久。我忽然看见前方一片光亮。

那是我们村子。

我师傅重重的唉声叹气了一声,我能明显感觉他胸中松了一大口气,身子一弯靠在一棵大树旁,转过头来看着我。

马上就要到家了。”

我也长长出了一口气读完大清史,差点一屁股瘫软在地上。

进村吧。”师傅领着我进了村子,我已经能听见乡邻房屋里面流传的电视机顶盒声音。

师傅把我送到了我家门口,又对我说道:“今晚之事,不要和任何人说,即使是你爸妈也不行,明天我们得一起去把船开回来。”

师傅这么一说,我心又紧张了,赶紧点头说我知道了。

我走进了屋子。梦见家里人死了都睡了。也没去和我爸妈招呼,经过这么一晚上的折腾。我身体都快散架了,直接回了屋往床上一倒。便呼呼睡去了。

如坐云雾中,脑中依旧盘旋着今晚的映象。尤其是我师傅对我说过的那些话语。

突然间,我顿时想到刚进村的时候,师傅回头叫我名字了,他说过无论是谁叫我名字,都不能搭理他,我是否做错了。

不过转念一想,我和师傅都已经安康的回了家。应该是不会出事,平空间又酣然了过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