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阅读网 > 武侠 > 雁夜飞

更新时间:2020-08-05 08:10:20

雁夜飞 山居侯 著

连载中 霍常笑北堂鹰

精选热书《雁夜飞》是来自作者山居侯著作的武侠中式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霍常笑北堂鹰。书中感情线饱经沧桑。却又明畅,整体阅读体验奇丽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老油子日暮西山,新江湖撼天动地。悄悄的黑手,将这平静武林搅得移山倒海;武评七人。于浓云密布处石破天惊。重重血色迷雾散去后,谁人扬名?有一雁一鹰,侠义无双;有一蜂一蝶,计定山河;有一柄很少出鞘的锈剑,却独占这江湖九成九的锋芒。

精彩章节试读:

霍常笑最近一点都笑不出来。

这闻名海内外的秦歌镖局,最近也不要紧人有心情唱秦地的歌了。

短短一个月之内,各地的堂口加起来已经失了三趟镖。地处汴京的秦歌镖局工商总局注册核名的后堂里,身为总镖把子的霍常笑,正面色凝重地盯着眼前的人——他最信任的幕僚,秦歌镖局的智囊,叶先生。

霍常笑在等叶先生帮他辨析这十分不同习以为常的意思的麻烦。

倒勉强算得上尧天舜日;但要说不太平。也确实是暗流涌动。

自七年前太子玦驱胡归来,不论庙堂还是江湖,均是拥戴。软弱无能的阳帝在一准之下退位,太子玦登基为帝,年号凤玺。彼时西夏党项羌偏居西北。羌族内乱才休三年,无力南下。边界十分稳定。东北部辽人铁骑时有进犯之举,只是司令官沙百战在定州。河间三处均陈列重兵,更有战功赫赫的靖边侯罗霆坐镇要冲之处,刹那辽人也不敢妄动。

边境庄严,中原似是海内外太平。但战乱毕竟才结束不到七年,山野林间多有盗匪横行,江湖上寨头林立。虽有名门正面镇守秩序,但总归有诸多不安生的宵小之徒,常常以武犯禁。

像镖局这样的营生,正是兴旺的带着空间回到小时候。

是因为有人劫镖。早早就打出了名声,走镖的带着空间回到小时候只要把旗号一亮,习以为常贼人都会自觉绕着走;本事不够硬的,那就像是个会走路的靶子,许多太阳照好人也照歹人盯着,一路都不安生。被太阳照好人也照歹人劫了镖,便只好认倒霉。镖局自个儿搭银子去赔偿客人——这年头。官府是指望不上的,敢劫镖的,要么是连官府都不敢惹的硬茬,要么就是与重生之衙内人勾连颇深。若是丢一趟普通的镖,赔上等价甚至翻倍的银两。再勒紧勒紧裤腰带过上一段时间,这日子也就熬过去了。若是哪趟带红货的被人劫了去,饶是大镖局也得肉疼一番,习以为常的小镖局更是要赔得底朝天,兴许就停歇了。

就象征赚得多。所以遇上带红货的雇主,听由有无本事的镖局,大都还是极其欢迎的。

这事可大可小,主要是看丢的是哪门子。世间镖局无论大小,自有一套办法。但对此秦歌镖局来说,丢镖,却是一桩天大的奇闻趣事网。

只因这秦歌镖局,只丢过一次镖。

当时劫镖的人,无依无靠,使一杆七十二斤镔铁狼牙棒,名叫霍常笑。

霍常笑是个奇人,入江湖的第一件事便名动海内外——他单个儿劫了官府委托秦歌镖局押送的皇杠,而后又劈天盖地地将皇杠送到了京城。

这便是霍常笑向秦歌镖局纳的投名状:最好的镖局的镖。他劫了;而他押的镖,却没人能劫得走。爱才的秦歌镖局总镖头秦百川。见如此好汉来投,自然礼遇有加。镖局有了霍常笑之后也是三改一加强。正好秦百川老朽却膝下无子,几年后索性将整个镖局都托付给了霍常笑。

霍常笑行为磊落,是个激越的好汉。江湖上颇有威名。秦歌镖局二十年不失手的纪录被他打破。却从他接手镖局开始,又保了二十年太平。

只失镖一次的秦歌镖局,如今却一个月里就丢了三趟镖。

按照规矩,丢了镖,出银子赔偿便是。秦歌镖局有余,不致于赔不起。但这事关镖局声望,若不妥善解决,只怕影响不止是拿些黄白之物就摆得平的。三趟镖里有一趟的失物并非金银所能挽救——那是西南苗疆的苗王委托霍常笑送往汴京的同样东西,连霍常笑都不知道那是哪门子,只晓得海内外独一份。苗王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霍常笑亲手送到御医皇甫飞的手里。据说基本点。

当日正好有一趟从会川押往汴京的货。霍常笑将那宝贝贴身收藏,混在那一群趟子手中间赶路。没曾想,来了一伙武功高卓的蒙面人,一个照面劈了秦歌镖局的大旗,果断就大开杀戒。那趟镖原本没有红货,押镖的趟子手里也没多少精锐武师,而敌手却个个凶悍异常,为首的那人就连霍常笑都要打起充分的精神应对。霍常笑心忧那些镖师兄弟,一个分神便被对方当胸一爪抓破了衣裳,贴身收藏的那件东西眨眼间就易了主。

对方得手后迅速遁去。霍常笑追之不及,很是愤懑,只好四下散开人手,打探消息。

不料失物的信儿还没等来,却接连传来另外两趟镖物被劫的讯息,这下整个秦歌镖局都有些不安了。

霍常笑觉得十分蹊跷,却理不出头绪,而他所倚重的叶先生。却迟迟没有开口。

叶先生在等,等就要到来的消息。

霍常笑的得力副手。正大步一路风尘地走进门来。霍常笑对上他的目光,心里一沉——栉风沐雨的秦方面色凝重。带来的也不是哪门子好消息。

霍常笑朝旁边的椅子伸手示意,然后缓缓地斟了一杯茶,让秦方坐下缓口气——虱子多了不怕痒。麻烦一连地出现。也就不差这一阵子的工夫了,所以霍常笑虽然忧心,却并不着急。

秦方倒不客气。那茶杯端将起来也没心思细高去品,便“咕咚咕咚”将这顶好的信阳毛尖给倒进喉咙,看得叶先生直惊奇。

一杯热茶下肚,秦方顺了顺气,这才翘首朝霍常笑和叶先生示礼。不待二人发问,便开口说道:

“送往颍昌府的那趟镖,也出事了。镖没丢。”

霍常笑一愣。下意识的残忍吉吉地看了一眼叶先生。发觉叶先生也微微皱了蹙眉,两人的目光带着疑问,一起抛向秦方。

“说来也奇怪,先前丢的那两趟,这也就算了。去颍昌府的这趟,押送的可是重生之衙内的饷银,随队的还有上百官兵。没想到,这帮劫镖的人还真是无所忌惮,对官兵也毫不留手——”秦方说道。

叶先生抬手打断秦方:“你方才说,镖没丢?”

没丢。”秦方说。“被一个书生模样的高手给搅和了。”

北堂鹰终于相信霍常笑的话了。

他很久以前欠下霍常笑一个人情,这让他难受了好久:“君子盗”北堂鹰徇情枉法,一向只爱助人。却讨厌被人施以恩惠。所以当霍常笑找上他帮忙时,他满口答应的同声也舒了一口气读完大清史:终于优异把这人情还了。

只是当时他觉得霍常笑是在说笑的,他甚至觉得霍常笑是因为了解他,故意编了一个缘由来求助他,以解他心头的包袱——堂堂霍总镖头,说她们秦歌镖局的镖被劫了?而且是他霍常笑亲自押的镖?

借着霍常笑提供的丁点信息追本穷源,他居然真正一点一点地找到了头绪。

霍常笑失镖的那一次,实在太过离奇,而且劫镖火柴人之死武功高卓,连霍常笑都吃了苦头,北堂鹰自忖不是敌手。他违反。去追查了秦歌镖局另外的两次失手,反而找到了线索。

那两次劫镖的人,并不是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的狠角色,广土众民行动总会留下些痕迹。对北堂鹰来说,改制,隐藏身份这些伎俩都骗不过他,他耗了些许时日,终于分别确定了劫镖人的来历:落万花,裂旗门。

这就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这落万花和裂旗门。一个在江南。不顾也扯不上关系。均算不上江湖前列的大帮派,最多就是占踞一方称雄,也谈不上哪门子正邪。这样的两个帮派,同声去招惹秦歌镖局这棵江湖平安保险公司常青树,这种损人害己的事情,实在是诡异得很。

书到这里。或许各位看官们要以为北堂鹰是哪门子神捕正象的人物了。那可就似是而非了。

“君子盗”北堂鹰,出身漠北,年少成名。风流倜傥的少年公子,不爱金银珠宝,不爱文玩字画,却另有传说在身:他能在一夜之间搬空某个无良官府的府库,然后令手下伙伴夫妻通过各种渠道换成银票,或者干脆将官银给熔了。最后将这些碎银钱变成粮食。分到那些光景不好的穷人手上——翔实是将“徇情枉法”四字做到了家。

至于他自个儿和手下的伙伴夫妻。却从不靠这些钱养活——也许是在北漠见惯了塞外的好马,他自有一桩贩马相马的买卖,手下的伙伴夫妻也都是个中好手,优异说是吃喝不愁,抱不平。北堂鹰善捕奇珍异兽,有人说曾见过他豢养的奇兽。绝非人间凡种。

平生,不论是“侠盗”“雅盗”“君子盗”,说的再悠扬,终归是个贼。就得有好轻功。

北堂鹰的轻功,典型。

自前朝“神行太保”戴宗中原江湖上已经许久未有靠轻功傳奇霸业的人。

直至近期两个北部来的江湖后生万世流芳:“雪雁枪”雁夜飞,“君子盗”北堂鹰。

雁夜飞为人磊落有血有肉,善结交朋友,一杆蘸雪钩镰枪海内外闻名;那北堂鹰更是仁至义尽,颇有鲁子敬遗风。

此二人年龄相仿,轻功高卓,而北堂鹰又略高雁夜飞一筹,故世人称为“一时鹰雁”。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一卷 雁夜飞 第一章 霍常笑的麻烦
  • 第二章 君子盗
  • 第三章 魏武当歌 (推荐)
  • 第五章 茶摊怪人
  • 第六章 新江湖武评
  • 魔域传奇副本第七章 求应堂
  • 第八章 猴儿酒弥香
  • 第九章 风渐起
  • 第十章 山中爷孙
  • 第十一章 千变鬼
  • 第十三章 水落山涧
  • 第十四章 花雕
  • 第十五章 大师已逝
  • 第十六章 机密惊天
  • 第十八章 铁马出征
  • 第十九章 欺诈
  • 第二十章 使毒行家

网友评论

还优异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