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玄幻 > 昊天记

更新时间:2020-11-13 16:50:17

昊天记 莫邪 著

连载中 秦昊林凡

《昊天记》是一本非常经典的玄幻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莫邪,主角是秦昊林凡,下面一起来看看小说的主要内容:我,秦昊,六岁,天下第一废柴。只是这世上,怎么连一个能打的天才都没有。

精彩章节试读:

时维六月,烈日横空。

乱云山脉深处,茫茫群山巍峨间,在烈日的炙烤下,时而有巨鸟飞起,双翅展开,遮天蔽日;猛兽攀爬,嘶吼不止,直欲裂开这天地......

但无论巨鸟也好,猛兽也罢,当听到密林深处那片连绵的石屋周围传来阵阵雷鸣般的“轰隆”声时,便身体微颤,眼中露出一种与它们体型所不相符的恐惧和畏怯。

那眼神,好似日日被身高两米,体重三百的无情铁塔壮汉肆意训练的二八少年......

“昊儿,你这天神造化功,是被蠢神附体了吗?练了这么久,还是至多踹飞一头太古莽牛,老子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你这一脚强!我要是你,就一头撞死了!“

“昊儿,你这紫气东来拳,是泥塑的吗?至多只能击碎万斤巨石,弱,太弱,比刚刚孵出来的山鸡崽子还弱!我要是你,就拿把刀把自己的胳膊切了,绝对不说自己会使拳!”

“昊儿,你太慢了,慢,慢,慢,用力一跺脚跳起来才突破音障!知不知道什么是天涯咫尺,天涯咫尺就是宗主爸爸抽的烟袋锅子,一明一暗,就从天涯到咫尺!你这,是乌龟爬吗?”

石屋口,一株挂着个“落魄宗”木牌,碧绿枝条如丝绦般低垂,凝练玄黄,道韵如瀑布,叶片如繁星般流光溢彩,清风一摆,便发出阵阵澄澈之音的柳树下,四名男人围着一名腰间裹着个兽皮裙的小家伙,摇头晃脑,评头论足,满脸不忍看的鄙视之色。

小家伙只有五六岁的样子,长得***漂亮,一双大眼睛乌溜溜滚动,如白瓷娃娃般娇嫩可爱,但性格却极有韧性,听到四人的话后,非但没像等闲小孩子那样哭出声,反而抿着下唇,握紧拳头,一拳快似一拳,一脚快似一脚,身周沙尘四溅,留下一道道伴随着雷鸣的幻影残像。

“练了这么久还是这损色样,这孩子多半是废了!”

站在最前,双手揣在怀中,穿着一身道袍,胸口别着个“落魄宗宗主”木牌,手里提着烟袋锅的中年人,盯着小家伙看了看后,连连摇头叹息,转身向石屋走去。

“宗主爸爸说得对!这孩子都六岁了,还瓜成这样,多半是废了。”

“昊儿,我们本打算让你去山外看看,可看你现在这样子,出山以后,别人怕不是一巴掌就把你给拍死。我们几个老骨头可指着你养老送终,你得努力,不能先让我们给你收尸啊!”

“昊儿,别怪我们心狠,你的资质太差,所以你就得努力,只有比别人努力百倍千倍万倍,有朝一日,你才可能比别人强!也只有这样,我们几个的绝世大仇家要杀我们,你才能保护我们这几个老骨头!”

落魄宗宗主一起身,另外三个胸口别着“落魄宗副宗主”木牌的中年人,也长吁短叹一阵,转身离去。

“我要努力!我一定要变强!勤能补拙,我的修为固然弱,但只要比别人努力百倍,一定可以追上他们!只有这样,倘若哪天有人要伤害大爷爷和各位叔伯,我才能一巴掌把那些人拍死!”

小家伙抬起粉嘟嘟的胳膊,用力挥舞一下,冲到不远处,举起一尊足有十余个他那么高,密布着古朴奥妙纹络,紫色电光环绕,看起来约莫有万斤重的大鼎,起伏百十下后,目光坚毅的看着远方,沉声道。

他叫秦昊,落魄宗开山大弟子!

准确的说,也是落魄宗唯一的弟子,除他之外,还有宗主柳爷爷,副宗主蒙二伯,副宗主马三伯,还有副宗主李四叔!

至于为什么四个人年纪相仿,可宗主是大爷爷,另外仨只是叔伯,据李四叔说,那是因为大爷爷能把他们四个揍得叫“爸爸”......

“秦昊!加油!嘿......哈!”

紧跟着,小家伙便放下巨鼎,重新修炼起来,拳出如雷,步伐似风!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练的,才六岁就练到了养气灵河境?老子每次说那些违心话的时候,都恨不能抽自己两耳光,宗主爸爸,以后你们笑话他,我能装哑巴吗?或者,咱们和他实话实说,让他知道自己是天才,一万年都不见得出一个的那种!”

而在这时,躲在远处的李四叔,侧耳听着小家伙身形穿梭时,自丹田中发出的如长河奔涌流淌般的灵气运转声,重重的嘬了口牙花子,愁眉苦脸的望着柳宗主。

修炼七境:开脉,养气,广寒,天阳,化婴,领域,征圣!

开脉境,开辟经脉,吸纳天地灵气,滋养身躯。

八脉尽皆开辟之后,便可养气与丹田,从溪成河,汇河成湖,湖聚为江,江行成海!

对大多数普通人而言,突破养气灵湖境,便会气海生明月,突破广寒境。

阴极转阳,孕育天阳,明月化烈日,成就天阳境!

破境如登天,多少修炼者,穷尽一生,也不过在天阳境苦苦厮混打转,化婴便称得上一声老怪,至于领域和征圣,那是传说中的档次了!

六岁的养气灵河境,即便以他们四人的阅历,也不是罕见,而是绝有!

李四叔一开口,蒙二伯和马三伯立刻跟小鸡啄米一样,齐齐点头。

“你们懂个屁,这世上,天才多了,可活下来的天才有几个?我们几个过去倒是总被叫做天才,可为什么成了一群落魄人?还不是被人叫昏了头!我就是要把昊儿这个天才当做废柴操练,让他比那些废柴都要努力千百万倍!”

“前两天我已经在山里弄出了动静,这两天会有人进山,到时候这臭小子就得出山修炼锻心了。在他走之前,我们更得让他确定自己是个修炼废柴,而且是以后任凭谁说他是天才,他都不会相信的那种。所以,你们谁要是敢把底细泄露给昊儿,就别怪我把你们身上那些零碎全给卸了!”

柳宗主长相儒雅,可说起话来,却全无半点儿书卷气,反而杀气腾腾,仿佛悍匪。

蒙二伯,马三伯和李四叔听到“落魄人”三个字,神色不由得一黯,旋即点了点头。

“唉,六年一晃,臭小子都要出山了,还真有些舍不得他。”

马三伯向着小家伙在的地方看一眼后,轻轻叹息道。

“再舍不得,那就是害他了。修炼,修炼,不仅要修,更要千锤百炼!征圣,征圣,为什么是征圣,不是修圣,就因为圣人不是修出来,是真刀真枪,红尘打滚历炼出来的!”

柳宗主目光一冷,一字一顿道。

蒙二伯,马三伯和李四叔听到这话后,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慌忙点头。

“你们说,六岁就修炼到养气灵河境的天才,却像个废柴一样拼命努力,这么练下去,以后得练出个什么怪物......”

良久后,马三伯吧匝吧匝嘴,满脸期冀道。

“一拳打死一条龙?”

李四叔眨巴眨巴眼,傻笑道。

“管他成什么怪物,反正等过几天昊儿出山了,吓死的都是外面那群人!”

蒙二伯摸了摸下巴,眼睛滴溜溜乱转,好像看到了什么好玩的画面。

四个人抄着手,脸上乐呵呵,嘴角都快咧到耳根。

“大爷爷,我要喂拳!”

但就在这时,沿着老柳树下,小家伙转过头,目光坚毅的看着四人,大声道。

一语落下,四人的笑容立刻凝固,不约而同的激灵灵打了个哆嗦。

“宗主爸爸,我脚底板疼。“

“宗主爸爸,我昨天吃错了东西,窜稀。”

“宗主爸爸,人家......人家今天来那个了......”

紧跟着,一人一句,如脚底抹油,转身就跑。

“霄雷道院追杀万里,还能反杀回去的人物,被一个六岁的奶娃娃吓得屁滚尿流,以后改名叫怂包吧!臭小子不就是拳重了一点吗?又不会死人!“

柳宗主小声嘟囔一句,然后抖了抖昨天那股酸痛劲儿似乎还没过去的身体,大笑着朝小家伙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昊儿啊昊儿,你看看你弱的,你二伯他们为什么不舍得和你喂拳,就是怕一拳打死你这个不长进的!”

“大爷爷,我以后一定加倍努力,争取早日到让他们两拳打死的境界。”

小家伙小脸通红的点点头,脚向地面用力一蹬,伴随着音爆雷鸣声,右臂散发出一抹紫雾,一拳朝柳宗主轰去。

“算了,看你小子可怜,我就拿出一成的实力给你喂拳吧。”

柳宗主眼角抽了抽,丹田法力滚荡,朗笑一声,然后纵身而起,抬手捏住了小家伙的拳头,继而手一抖,将他远远丢了出去。

“大爷爷,好强!”

小家伙一个翻滚,从地上的深坑里爬出来后,崇敬的看着柳宗主,小拳头紧握,眼底满是不服输。

一成实力,便可以一巴掌丢飞自己,自己这个彻头彻尾的小弱鸡的确要更努力啊!

“呵呵,努力练,以你的资质,再修炼个百八十载,应该能看见爷爷的背影啦。“

柳宗主双手背负身后,云淡风轻,只是背后的右手,却紧紧攥在一起,虎口的位置,微微哆嗦。

才一天的功夫,这小损色的实力竟然比昨天又强了一分!

莫非六岁的养气灵河境还不够吓人,要来个六岁的养气灵江境?或者灵泽境?甚至是已有无数年未曾有人达成的灵海境?!

“嗯?”

忽然间,柳宗主目光微变,向着西南方向看了眼,而后负在背后的双手,冲蒙二伯比了个手势。

山外的那些家伙,这么快就看到宗主弄出来的动静了!

蒙二伯看到柳宗主的手势,立刻明白是有人进入这片区域,当即向小家伙招了招手:“昊儿,走,打猎去!”

小家伙闻声,立刻一脸期待向柳宗主望去。

“去吧,懒驴屎尿多,修为不怎样,就知道贪玩。”

柳宗主看着小家伙,不悦的哼了一声,掸灰一样抖了抖袖子,不舍的看了看小家伙走远后,直视虚空,如望着几尊冥冥中不可知的存在,冷笑道:“当年,你们视我柳道临如蚯蚓;今日,我就让这条自以为是蚯蚓的雏龙,去搅个地覆天翻,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如日中天!”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