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玄幻 > 盖世妖帝

更新时间:2020-11-16 15:30:16

盖世妖帝 胜武 著

连载中 周路呼儿勒

热门好书《盖世妖帝》是来自作者胜武著作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周路呼儿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在天妖部族的献祭大典上,周路召唤到了一簇火焰战魂,他仅召唤到了一簇火焰战魂。盛怒的大长老一挥手将他发配到了鹰翼军中。原本以为这个胖子一无是处的鹰翼猎人们,却突然发现,这个胖子强大到让人吃惊,猥琐到让人脸红。

精彩章节试读:

?

在蛮荒中,能否拥有战魂血脉,几乎决定着一个人今后的修行成就,但是,能成功召唤到战魂的,诺大的蛮荒中又有多少人呢?

......

在天妖部落巍峨的圣山脚下,古朴斑驳的祭塔仿若老态龙钟的百丈巨人,自月光中缓缓散发出妖气。

“巨人”脚下人山人海,一堆堆篝火之前围满了几十圈队伍。无数男女身穿五颜六色的兽皮衣,脖子上戴着冷森森的妖兽骨串,围着祭塔热烈地载歌载舞。

在“嗬嗬”的叫喊声中,天妖部落一年一度的天妖节即将进入到最为关键的战魂召唤仪式......

周路站在祭塔第三十三座蛮像石窟内,俯视着塔下无数鼎沸的族人,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难言的忐忑激动,体内孱弱的难以启齿的真气也在兴奋中疾速攀升。

......

天妖部落每年都会在长老阁众长老的严格审核下,选出天赋,实力,秉性,才能均上佳的三十六名精锐少年进入祭塔,用兽血进行献祭,召唤天地间漂泊的妖兽魂魄进入到献祭者体内,与他们的血脉相融合,称为融战魂。

一旦融合成功,献祭者就可以拥有战魂生前所具有的战斗天赋及其修行血脉,从而更快修行成长。

周路是三十七猎场头领呼儿勒的孙子。

天妖部族其下共设四十五座猎场,一座猎场统掌数千人,猎场几乎相当于荒原中一个小部落的规模,呼儿勒头领更是堪比一个小部落的族长。

周路天赋实力尚可,但绝称不上如何出众。不过呼儿勒头领一心期盼自己的孙子能有出息,今年天妖节前,呼儿勒借助自己的地位与影响力,倾其大半家财,还焦头烂额地动用了无数的关系门路,终于为周路谋得了一个宝贵的献祭名额。

周路深知这次献祭的机会得之不易,他站在献祭石窟内心潮澎湃地用力吸了一口气,以压下心中的忐忑不安。周路深知,就是得到献祭名额了,能否召唤到战魂也是未知数。周路仍然记得,去年的献祭大典上,三十多个少年召唤到战魂的仅有不到半数。

“今天我能不能召唤到战魂呢?”

周路心乱的很,无数杂念让他一颗心七上八下不得安生。

祭塔下边那些凹凸有致的性感美女在欢乐的呼喊中翩翩起舞,长长的裙摆在篝火边旋转出热烈奔放的气息,不一会,周路的眼睛就不知不觉地走神了。

周路大咽口水,深身越来越热,感觉那身低调而华灿的细鳞软甲将他胖胖的身体越勒越紧。

周路如粽子一样用力挣了挣,没效果,便干脆一把将勒住肚子的铁扣松开,这才觉得浑身宽松了,一阵冷风吹来,他激灵打了个冷战。

“咦?方才走神了?”

周路一下子警醒,变了脸色,不敢再看了,视线越过那群美女“羞涩”地看向远处,远处空地上,一队又一队铁骑挥舞着骨矛激烈地冲撞厮杀着,就是训练,那些人都拿出了拼命的势头,满场烟尘冲天而起,外围一圈一圈的族人热烈叫好。

这是每年庆祝天妖节必演的节目,为了体现勇士精神,马上的每一个猎人都使足了吃奶的力气拼杀,周围族人们的喝彩让他们热血沸腾。

“砰”地一声,一个猎人被别人用骨矛从高速奔跑的马上砸了下来,跌了个鼻口喷血,不过那个猎人毫不气馁,脸色狰狞地助跑,重新抓住一匹空马一跃而上,再次加上厮杀的队伍。

族人们的喝彩声更高涨了。

祭塔上的周路差一点就笑了出来,看着那些“勇士”们,他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极为滑稽的感觉。

周路可不喜欢和那些比自己厉害的人厮杀。

周路到不是缺乏成为勇士的胆量,他只是认为,在没有任何好处的情况下,被别人打的满身是血还爬起来接着打,那不是虽败犹荣的勇士,那是找虐,是傻子。他更喜欢和比自己弱的人大战三百回合,更喜欢那种单纯蹂躏对方的快感。

不过,显然他的这种嗜好被大多数“勇士”们所鄙视。

别人怎么看,周路可不在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要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

这次的献祭不仅有机会召唤战魂,若是成功召唤到战魂,还将成为部族的“种子猎人”,获得进入天妖精锐阁培养三年的资格。

这一次周路出奇地没让爷爷拿鞭子来催促,极为配合地用细鳞软甲把自己一层层地绑起来,忍着那种将肥肉都挤到一起的痛苦,兴高采烈地随着猎场队伍来到圣山,把自己随大溜扔到了祭塔的蛮像石窟内。

在石窟内呆上那么一会,从此可以被自己蹂躏的对手就多了许多,这样的好事周路绝对是来者不拒的!

不过,我到底会不会召唤到战魂?我召唤来的战魂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会不会是很威风,很霸气的那种......

周路虔诚地站在石窟内,双手紧紧握住血洛晶石,他的心也有些七上八下。

......

一声悠扬的牛角号吹响,天妖节的盛大庆典即将告一段落,万众期待的召唤战魂仪式终于就要开启了。

篝火边的舞蹈慢慢停歇,远处校场上的厮杀也停止了下来,祭塔下的族人们纷纷转身热切地向星台边围拢过去。

最关键的仪式马上就要举行,能否成功召唤战魂,全在一会儿的表现。祭塔内,包括周路在内的三十六名少年同时紧张了起来,他们全都手扶着洞窟的石墙恭立站好,目光虔诚地投向祭塔下的星台。

数十个肩背劲弓,手持冷森森长刀的精锐猎人疾步跑到星台下面,将星台团团围住,目光中充满了冷寒,阻止着热切族人们向星台潮涌的势头,星台上,一个孤高伟岸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正是主持献祭仪式的部落大长老欧冶图机。

大长老一脸沉郁,头后插着三根风翼羽,手持一柄墨黑色的骨杖,身后一团光影隐隐浮现,每踏前一步,身后光影就会更盛一分,一阵光芒摇曳,一头浑身雪白的大狼身影凭空凝实。

大狼柔软的脚掌踩在地上浑然无声,霍然侧头环视台下,两只凶残的血眼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杀气。

“天啊,是雪狼战魂。”

星台下,族人们一时间掀起不小的骚动,人人敬畏而狂热地看向上首那位大长老。

雪狼可是近乎于通灵般的妖兽,如果用人类的修行层次划分,雪狼足有图蛮心经十重的实力,这样一只妖兽,完全可以血洗一只实力不俗的小部落了。大长老凭雪狼战魂之力,在庞大的天妖部落中,拥有着赫赫威望。

欧冶图机走到人群前停下,目光肃然地看向台下,然后又微不可察地抬头,看到祭塔的塔壁石窟内那些少年一双双期盼的双眼,欧冶图机暗暗点头,知道是时候了。

大长老双手缓缓上举,朗吟声在夜空中远远地传送了出去:

“浩气开,混沌变,大争之世妖星现。

天妖节,让我们兽血献祭,召唤战魂......”

话音刚落,呼地一声,数百根狼油火把同时燃起,将祭塔下的星台照的亮如白昼。祭塔下的血洛大阵如庞大的磨盘一样缓缓磨转启动,一圈一圈的血色光蕴顺着祭塔基座向最顶端疾速蔓延上去。

召唤战魂的力量已经开启,下一步,就需要祭塔石窟内的少年们献上兽血,通过血洛大阵的旋转力量,将兽血做为牲畜向虚空献祭,以增加召唤到妖兽魂魄的几率。

能否成功召唤战魂,全在此一刻。

祭塔里边,三十六名少年不敢怠慢,齐声狂吼,纷纷抽出腰间的尖刀奔向洞窟内的立妖柱。

那里准备着他们的献祭妖兽。

为了体现献祭之诚,这些妖兽都是少年们自己捕猎的。

三十三号石窟内的立妖柱上,一只狐状妖兽牢牢地绑在上边,疯狂地挣扎着,发出凄厉的叫声。垂死挣扎时的惨叫仿佛有一种灵魂穿透力,让人情不自禁颤抖。

周路狂热地舔了舔嘴唇,从腿边抽出一柄锋锐的牛骨角刀,一个健步冲上去,角刀直捅入妖兽的咽喉,角刀抽出来,妖兽脖腔中鲜血激溅,直直射向周路胸前的血洛晶石,同时也喷洒了他一脸,一身。

滚热的血液仿佛让周路的身体都快要燃烧起来。

沾染了妖兽鲜血的血洛晶石,就已经拥有和虚空中的妖兽魂魄沟通的能力了。

不管那个萎顿下去的妖兽,周路将血洛晶石小心翼翼地卡到蛮像下的卡槽内,然后盘膝而坐,双手牢牢抱紧滚热的晶石。

外面星台上,大长老的双手上举,五指握拳后猛地松开,一股强大的气息蓦然从他身体内散发出去,形成狂风呼啸,笼向祭塔。

那头雪狼同时仰天长嚎。

祭塔中,三十六个洞窟内的血洛晶石同时暴起冲天的血光,血光融入蛮像里边,再向祭塔上空直冲而去。

三十六道血点汇入祭塔最顶端,血点越来越亮,竟然形成一道巨大的空间漩涡,漩涡中发出了轰隆隆如雷鸣般的巨响,更有无数弧形电光嗤嗤游走。

星台下,无数的族人们鸦雀无声,被这如神迹的一幕震撼的目光狂热,甚至还有不少人匍匐于地,向着祭塔虔诚地膜拜。

周路脸色苍白,浑身肥肉都抖个不停,就感觉手中的血洛晶石上有一道强大的吸力,仿佛要将他的生命都从血洛晶石中拽出去一样。

周路知道,这是要用献祭者的生命之力吸引冥冥中的战魂过来融合,一想到自己即将融合到战魂,他的心里就激动的砰砰跳做一团。望向石窟的窟顶,他目光中充满了无限的期待与渴望。

“我究竟会融合到一个什么样的战魂?”

谁都不知道,就在今天的前一个夜里,周路提前梦到献祭了,他还“看到”自己召唤到的战魂了呢。

那是一头十分强壮威猛的妖兽,光影在周路身后显现,足有小山大小,杀意冲天。拥有了那样一个妖兽战魂,周路将成长为一个多么强大的荒原勇士。

当时周路那个激动啊。

如果这件事说给爷爷听,爷爷一定会惊喜万分,认为这是详瑞之兆,认为这是一种难得的机缘吧,可是早上吃饭时,周路忍了好久,最终也没好意思将那个梦说出来,因为他在梦中还梦到,他点起了一把火,将那头妖兽给烤成香喷喷的肉吃了......

估计这样的梦说出来,不会得到表扬,只会被狠狠地暴打一顿吧。

血洛晶石上暴发出的血光将三十六名少年全身都笼罩在里边,血光在他们身体内无尽地游走。

石窟中的少年全都脸颊抽动,似在忍受极大的痛苦,周路感觉,自己的骨骼都快要被拉断了,浑身近乎真空般疼的痉挛。

“我靠,好难受啊,还要多久......”

周路心中一阵哀号。

血光冲刷,痛苦忍受中,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星台下族人们一片紧张的压抑,没有人敢说话,远处的大长老额头上也溢出细密的汗珠,举起的骨杖也仿佛越来越沉重。

用蛮力启动庞大的血洛大阵,强行召唤生灵魂魄,这么长时间的献祭,让这位大长老也吃力之极。

就在这时,篷地一声,一个石窟中燃起一道刺目的明亮。

星台下不知是谁惊喜地低喊:

“快看,一个战魂降临了。”

十三号石窟内,一个一身玄色皮甲,脸上一道斜斜疤痕的高壮少年,一脸狂喜之色收起双手结成的凝心印,眼中露出凌厉的精芒,整个人如出勒的利刃,一步从石窟中跳出,凌空跃下稳稳站在星台之上。

那个少年双手高举,一身气息狂涨,背后一只铁脊苍熊的影子杀气逼人地显露出来。

铁脊苍熊足有两人多高,宽厚的熊掌里蕴含着横扫一切的力量,赤红色的双眼中一丝暴戾,仰天长吼。

不远处,大长老身边的雪狼也同时长嚎。

一熊一狼足足啸出千军万马般的气势。

“是铁脊苍熊战魂。”

“好强大的战魂。”

“又一个勇士诞生了!”

星台下一片哗然,不少人为之欢呼喝彩。

铁脊苍熊在妖兽中以霸道的蛮力著称,拥有了铁脊苍熊血脉的猎人,以后的修行不仅可以如妖兽一样迅速,还能让自己的肉体在潜移默化中不断强大起来,拥有如熊一般的蛮力。

不知是谁呜喝呜喝地高喊,游骑猎人们骑着高头大马兴奋地奔突,数百男女再次围着篝火载歌载舞。

星台下一群娇媚的少女身穿鲜艳的节日彩衣,用力攥紧小拳头,脸上难掩惊喜雀跃之色。

她们特意从篝火舞会中跑了过来,为那些即将成长起来的荒原上的强者加油。

荒原崇拜力量,崇拜无畏的血性,崇拜为了荣誉敢用自己的力量打败一切强大的勇士。

那个少年能获得那样强大的战魂,可以想见,在不远的将来必将成长为一个真正的英雄。

星台下一个矮胖的猎人头领兴奋的一下子跳起来,不顾一切地向星台那里抢过去。

“哈哈,是我儿子乌拉苏,是我儿子乌拉苏啊。”

那个矮胖的猎人头领捧着肚子哈哈大笑,后边观礼台上,那些其它族前来观礼的人们则脸上颇有些愤恨嫉妒之色。

铁脊苍熊的战魂颇为罕见,是一种中高阶的战魂了。外族一个族长暗中撇着嘴喃喃嘀咕着:妈的,天妖族走了什么狗屎运,让他们摊上了这么强的一个战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