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玄幻 > 葬玉天官

更新时间:2020-11-16 18:16:08

葬玉天官 岳家郡 著

连载中 李玄真刘二毛

李玄真刘二毛是名称字叫《葬玉天官》里的主角,作者全称叫岳家郡,下面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石之美者为玉,道家称之为玄真,佛家称之为大地舍利子。我是一个玉器商人,见识过血玉,通灵玉,无极胎玉,开启过暗藏杀机的藏玉宝箱,更是经历过貌若天仙的含玉女尸......

精彩章节试读:

001挺而走险

那天我正在省城的玉器店里,和女朋友商量结婚的事。

没想到突然接到我妈的电话,说我爸出事了。

我爸是一个玉雕师傅,雕工精湛,尤其擅长玉器仿古。

他曾经打造出一件,如意祥云玉飞天,这件玉飞天几经转手,最后竟然作为出土的唐代文物,摆放在一家大型博物馆的展柜里。

按理说能把仿古玉器,做到这种逼真程度,连博物馆的专家学者都骗过去了,身为一个玉雕师傅,我爸该满足了。

结果他非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再打造一件汉代双螭谷纹玉璧。

别人做仿古玉器是为了赚钱,我爸却把这个当成信仰,为了把玉璧做到以假乱真,他竟然想去汉墓里挖墓土,用来给玉璧上色。

恰好我老家彭城,是汉文化的发祥地,地下埋着不少汉墓。

我爸研究过风水,学会了一点寻龙点穴的三脚猫功夫,在荒山野岭踩点十几天,还真被他找到一座西汉古墓。

他瞒着我妈和我姐,带着一个掘墓高手,趁夜下到古墓里。

下墓之前,我爸给了掘墓高手一笔不菲的佣金。

双方约定,只挖墓土,不许拿陪葬冥器,更不许开棺曝尸。

谁知在我爸挖土时,掘墓高手看那口古棺上着鲁班锁,一时技痒难耐,三下五除二破解了鲁班锁,接着棺材盖一下弹开了。

我爸本想骂掘墓高手坏了规矩,伸头一看之后,顿时愣了。

一千八九百年已经过去,没想到那具西汉女尸,依然栩栩如生,表情安详,满头黑发结成的坠马髻,证明她生前是个贵族妇女。

我爸想起来一句家传老话:

开棺若见古尸如生,则其口中必含美玉。

一个把仿古当信仰的玉雕师,肯定架不住千年古玉的诱惑。

我爸不顾掘墓高手的劝阻,仗着会点金胜,非要一睹古玉真容。

金胜是厌胜术的分支。

是以古钱币做为镇物的法术。

我爸使出金胜法门,掏出一枚鬼脸镇尸钱,贴在女尸的脑门上,以此来镇压女尸。

然后他就掰开了女尸的嘴......

我妈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在电话那头放声大哭。

我深呼吸一口,先安慰我妈两句,又追问后面发生了什么。

我妈哭着说,墓里后来发生了什么,她也不知道,反正掘墓高手死了,而我爸在医院抢救十几天,到现在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更要命的是,官方也立案了。

就算我爸能醒来,官方后续还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因为他涉嫌盗掘古墓毁坏文物,还害死了一条人命,也就是那个掘墓高手。

之前因为我爸我妈,嫌我女朋友比我大四岁,春节我带女朋友去拜年,他俩连门都不让我女朋友进,还威胁跟我断绝关系。

而我坚持恋爱自由,反感他们对我过多干涉,一气之下,带着女朋友回到省城,之后几个月也没和家里联系。

现在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肯定不能再赌气。

于是我对我妈说,我收拾一下,尽快赶回去。

我妈说抢救你爸这半个月里,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能借的亲戚朋友,也都借了一遍,你要是回来,能带多少钱,就带多少钱。

我妈说到这里,挂断了电话。

我女朋友叫钱小美,刚才和我商量结婚事宜时,她满脸都是娇羞和甜蜜,我跟我妈通话时,她还贴着我的脸,跟我一起听电话。

所以事情经过,她都听到了。

我说我必须救我爸,咱们手头的钱肯定不够,我要把店里的玉器都卖了,你在店里等着,我现在就去找买家。

钱小美踮脚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老公,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咱们携手共克时艰!

她的态度,让我很感动。

我抱抱她,转身走出店门。

车被小姨子钱小丽借走了,我只好打车去找买家。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实力,能一次吃下我所有货的买家,结果回到店里,我就傻眼了,店里空荡荡的,所有玉器都被席卷一空。

隔壁的王老板对我说,我走后不久,我小姨子钱小丽就开车过来,姐妹俩用三四个行李箱,把所有玉器都装走了。

同行是冤家,王老板说完,还幸灾乐祸的嘿嘿笑。

这都火烧眉毛了,我没心情跟王老板计较这些小事,先电话通知买家,暂时不要过来,然后打车去找钱小美。

自从两年前确定了关系,我的钱都是交给她保管。

我这么做,一来是为了证明,自己爱她信任她,二来也是为了弥补,我爸我妈对她的伤害。

没想到关键时刻,她嘴上说得好听,结果却捅我一刀。

敲开钱小美的家门,我看到客厅坐满了人。

钱小美一家四口都在,她的那些亲戚也都来了。

看到我之后,钱小美她妈和颜悦色,先把我拉到一边。

她说你家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就算把你爸救过来,他也躲不过官司,闹出一条人命要赔偿吧,古墓里的损失,也要赔偿吧......

我说阿姨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钱小美她妈索性跟我挑明了:“医疗费赔偿费,还要坐牢罚款,这就是一个无底洞,几千万都填不满,反正你父母早就和你断绝了关系,这事你就别管了,以后带着小美尽力赚钱,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这样不好嘛!”

我明白钱小美一家的心思了。

我爸我妈除了在我的婚姻问题上,跟我闹了别扭,其他地方对我没得说,身为人子,无论如何我也做不到,见死不救放手不管。

我不再跟钱小美她妈废话,扭头对钱小美说:“车和玉器不要了,我交给你的那些钱,你给我一半就行,以后我不会连累你。”

看我态度坚决执意要钱,钱小美立马翻脸了。

“你刚开店时连租金都掏不起,还是我付的钱,你一个吃软饭的,怎么还有脸问我要钱!”

钱小美说的没错,店铺第一年的租金确实是她掏的,但那是因为我把之前攒的钱,都拿去给她买了宝马三,还登记在她名下了。

结果她只用一句话,就抹杀了我所有的付出。

吃软饭这三个字,就像一记重锤,狠狠打在我胸口上。

这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侮辱。

我憋火到了极点,一甩手,手机在地上摔成了好几瓣。

钱家的亲戚全站了起来,说敢动手,打死你!

钱小丽还打开房门,说摔东西的男人最无能,我不会让我姐跟无能的男人过日子,你走吧。

以前钱小美钱小丽在我面前,一个贤淑一个乖巧。

没想到一翻脸,她们就露出了真面目。

姐姐骂我吃软饭,妹妹骂我无能,嘴一个比一个毒。

报警肯定解决不了问题。

谈恋爱时发生的经济纠纷,打起官司,三五个月解决不了。

现在我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只好忍着怒火,去哀求钱小美:“小美,就看在咱们相爱一场的份上,给我十万块钱,行不行?”

钱小美抬手一指门外,冷冰冰地说出一个字:“滚!”

两年多的感情,在这个滚字里,瞬间化作飞烟。

我彻底死心,果断踏出房门。

我都认栽了,钱小丽还追到楼道里,骂我是吃软饭的呆子。

人财两空身无分文,还背上了骂名,我头痛欲裂。

将要走出小区时,我回望钱小美家所在的楼层,冷笑一声。

我们家祖辈玩玉,到我这一辈,已经是二十三代。

虽然我心不***不住,干不了精雕细琢的玉雕活,但是我家其他的手艺,比如相玉,养玉,金胜,我都得到了爷爷的真传。

钱小美从我这骗走的钱和车,还有卷走的玉器,是有数的。

而这些手艺,是无价的。

没钱打车,我步行半小时走回店里,翻出一包烟抽了起来。

一包烟抽完,嘴都麻了。

这时我脑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搞钱!

我把在古玩城闲逛的刘二毛叫过来,小声问他:“有没有鬼活?”

所谓鬼活,就是开宝箱,而且是开古墓里陪葬的宝箱。

由于这种宝箱,大多带着机关暗器,飞镖钢针甚至是毒砂毒雾,开宝箱的人,稍有不慎就会丧命,所以在古玩行内,开宝箱被称为鬼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