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穿越 > 穿书女配的绿茶修仙路

更新时间:2020-11-19 10:14:14

穿书女配的绿茶修仙路 春天的韭菜 著

连载中 颜冰清颜谬

火爆新书《穿书女配的绿茶修仙路》由知名作者春天的韭菜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颜冰清颜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穿越成活不过二十章的修仙文炮灰女配,颜冰清除了无语无语就是无语。适者生存,为了活下去,用美食诱惑茶兔老祖宗,成功将其契约,茶艺课上的风生水起。既然不能和女主做朋友,那么就走她的绿茶路,让她无路可走。内个活不过三章的男炮灰,说你呢,为什么混得比我还好?

精彩章节试读:

“大师姐,你没事吧,都是颜冰清害你,我要为你报仇!” “不行。她毕竟是师傅的独生女,师傅肯定为她点了魂灯。你们,你们谁都不能动手,否则会,会连累你们。” 颜冰清迷糊的睁开眼睛,她一定是熬夜追更《苏小蓁的修仙日常》追到走火入魔了,竟然还梦到书里和她同名的女配干坏事的一幕。 她抬起眼角瞄了一下,看看刚才制止大家出手的那人脸色惨白如纸,下半截身体都没了,鲜血大片大片的,真是惨呐。 这应该就是小别山试炼之时女配颜冰清将大师姐薛悦抓来挡妖兽的那一章。 “师姐,看她醒了!”突然一个弟子指着她气愤的说道。 颜冰清宛如偷窥者被发现马上心虚的眯上眼睛,想从这血腥的梦中醒来,但是等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身边更是一堆嘈杂的声音。 “掌门师兄必须严惩冰清,要不然怎能服众!” “是啊,身为一峰之主,还是戒律堂的堂主,就这么纵容女儿?” 是两个戴着银色发冠的峰主,发冠后还有两缕飘带,一个个身穿白底灰纱的袍子,气质卓然瞧着都是出尘入仙。 这时在一边的女人却嗤笑一声,不以为意的说道:“你们口口声声要严惩清儿,修仙界本就残酷,难不成还要舍己为人,躺在这里的是半截的清儿你们才高兴?” 颜冰清又是看去一眼,这女人一张方脸,额头上还有一道悬针文,嘴角向下瞧着面色发苦,怀中抱着一柄重剑。 这人不正是书中颜冰清的母亲,虚相峰峰主,同时也是戒律堂堂主颜谬。 “啧啧,真是护犊子啊。”颜冰清点评道。 但是她发现大家的目光齐齐的都朝她看来,她一脸茫然,后知后觉的想道,难道这不是梦?她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痛得她深吸一口凉气。 这是真的,那她现在是穿书了,她现在的角色是炮灰颜冰清?只活了二十章? “冰清醒了,你来说说当日试炼为何拉你薛师姐挡在你身前?”掌门头戴金冠,一张正气的国字脸,两道浓浓的剑眉,是个中年俊大叔。 颜冰清被他问的哑口无言,女配为什么拉薛悦挡妖兽啊,就是想让她死呗。 一个是自保,一个是薛悦前不久被颜谬夸赞过,她不爽! 可这都是不能说出口的话,颜谬此时手持重剑就护在颜冰清的塌前,“你们有完没完,清儿是我女儿,月儿是我爱徒,只要我救好了月儿此事就揭过吧。” “薛师侄半截身子都没了,想要救好怕是要天地灵物!” “这就不劳您操心了!” 颜冰清看着颜谬战斗力极强的把两个峰主和掌门都怼跑了。 现在颜谬正用慈爱的目光看着她,还伸手摸她的脑袋,还将她搂在怀里,“清儿不怕,你不过一时惊吓推了你薛师姐一把,娘知道你不是有心的,娘有办法救月儿。” 被搂在颜谬怀里的颜冰清整个人都如遭雷击。 上辈子她是留守儿童,从小就和父母分离,是奶奶养大的。但是奶奶在她大学毕业后也患癌症没了,她就成了北漂,住在地下室看小说是她唯一的乐趣。 猛然的一穿越,颜冰清只有震惊,但是被颜谬的怀抱一抱,那种温暖的真实感,真的让人好想哭。 “嗯。” 这时,戒律堂的门被推开,两名弟子押着一个相貌美丽的女修进来,只见她一身灰袍,瞧着就是外门弟子的模样。 “看见没,那人就是我给你薛悦师姐找的新身体。” “不行!”颜冰清从榻上一下子跳了起来。 她脑子里的记忆被彻底疏通了,薛悦被颜冰清害的只剩下半截后,颜谬找了外门弟子也就是女主苏小蓁来给薛悦夺舍。 殊不知,苏小蓁不仅没有被薛悦夺舍,而且反杀了薛悦。 毕竟,这本书叫《苏小蓁的修仙日常》啊,主角肯定不能死。颜冰清记得当时作者提了苏小蓁身上有灵宝,才反杀了薛悦。 因为夺舍多少太过残忍,而且违背天道! 为此颜谬被罚在后山寒冰洞苦修三个月,而苏小蓁也因此获得了补偿,留在了内门修炼,后来又搭上了虚守峰的峰主,成为其唯一的关门弟子。 “清儿,为何不行?此女四灵根和你薛师姐灵根一样,她夺舍重生后定然修炼起来也是极为容易的。”颜谬早就算好了。 颜冰清扯了扯嘴角,薛悦根本就夺不了苏小蓁的舍。 她的大脑飞速的转动着,要怎么说才能合情合理符合炮灰女配人设,贸然开口让颜谬觉得她也被人夺舍了就玩完了。 “不行,她长得太好看了,我不允许虚相峰上有比我漂亮的女修。”颜冰清抬着下巴,模仿着书里对女配颜冰清描写的那样,高傲的像是一只孔雀。 “行,那就依我的清儿。” 颜谬一挥手,两个弟子就把苏小蓁丢回外门去了。 而在颜冰清的软磨硬泡之下,她将出山门的令牌给了颜冰清,允许她亲自去找能被薛悦夺舍的人,但是必须不能离开水月山庇佑的范围。 眨眼过去三日,颜冰清带着一个将死的小乞丐回来了,瞧着只有七八岁大,身上都是一根根饿凸出来的骨头。 薛悦在颜谬的帮助下顺利的夺舍了。 虽然如此,掌门知道了此时依旧罚了颜谬在寒冰洞苦修,不过只有一月。 而这件事也被捂了下来,除了虚相峰的人知道突然出现在虚相峰的小女孩是薛悦,其他峰的人以为颜谬新收了一个弟子,起名叫颜悦。 颜谬被关禁闭了,颜冰清就自由了! 恰逢这时候郝怀过来,郝怀书里就是颜冰清的狗腿子,狼狈为奸的那种。从颜冰清死了之后就被作者写着写忘了。 “颜师妹,听说你这几日倒霉,我来带你去外门找个弟子给你按一按,舒缓舒缓?”郝怀挑了挑眉毛,弯弯的眼里带着满满的兴致。 以前郝怀和颜冰清经常让外门弟子来捶腿捏肩,作者是一笔带过的,但是他们的名声反正是从内门臭到外门。 “咳咳。去逛逛倒是可以。”颜冰清在屋里呆的烦闷了,决定还得去瞧瞧作者书里描写的水月山究竟是什么模样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