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穿越 > 晚明第一权臣

更新时间:2020-11-19 16:54:16

晚明第一权臣 老马饭否 著

连载中 范进元宝

《晚明第一权臣》主人公叫范进元宝,是老马饭否倾情著作的一部穿越架空小说,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明朝末年,万历三大征掏空了帝国的根基,后金崛起于北方,倭寇再次进犯,张居正呕心沥血却成空,大明国祚仅余数十年......时间往前倒推一点点,暗流涌动的常山县城,一个名叫“范进”的秀才还魂了,而所有的一切暂时都和他无关,他要面临的,是怎么填饱肚子的问题。。。。。。

精彩章节试读:

“买定离手!”

一声吆喝响起,昏暗的烛火下,一堆油光满面的粗狂汉子,围聚在一张赌桌旁,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庄家手里的骰盅,其中不乏压上了全部身家的赌鬼,此刻紧张的连口水都忘记吞咽。

牌桌后的庄家见惯了各色赌徒,对周遭的眼神见怪不怪,平日里眼观鼻鼻观心的神情,今日里第一次有了变化,他斜着眼睛看着挤在桌角的一个穿着秀才长衫的人,心里有些嘀咕:“不会再被他赌对了吧!”

对方倒是好脾气,冲着庄家微微一笑,昏暗的烛火下,可以看到对方年龄倒是不大,不过十八九的样子,皮肤白净,身上洗的发白的长衫表明了他秀才的身份,却也能看出他的家境并不宽裕,无论怎么看,他都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一个地方。

早年间江湖上讨生活的经历,给庄家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骇人的刀疤,说来也算是久经风浪,此刻不知怎的,看见那秀才微微一笑,庄家心里莫名的猛跳了几下,面上的伤疤似乎连着筋脉,也跟着发烫起来,庄家调转眼神,恢复了往日里淡定的神情。

所有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甚至没人注意到庄家眼神的变换,围在赌桌边的赌徒,多是没甚家产的闲汉,此刻等的焦躁,性子急的已经嚷了起来。

“买定离手,开!小!庄家负!”庄家此刻再深的城府,说话间也忍不住微微的有些发颤,不过一个早上,经自己的手已经输掉了上百两银子,这里只是一个下三流的地下赌档,平日里只有些闲汉庄客杂役之类的人来赌一赌,自己也只不过是被东家推到台面上的木偶,要是东家知道了这个消息,想来自己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想到自己东家的手段,庄家脸上已经开始冒汗,赌桌旁的一堆赌徒,此刻正兴高采烈的吹捧着秀才,这个秀才是第一次在这里出现,没料到仅仅是看了几局,秀才就开始重金下注,接连赢了10把后,所有的赌徒都围了过来跟着下注,到现在庄家已经连输19把了,平日里许多输的底裤都当掉的赌徒,今日也跟着风小赚了几笔。

嘴里敷衍着周遭闲汉的吹捧,秀才慢条斯理的收拢着这局赢来的银钱,这是小赌档,所以押上桌的筹码多是铜钱和宝钞,少见的有几个银角子夹在中间,秀才也不去细分,全部收拢了起来,放入了随身的布袋里,面前只留下一打大约伍仟贯的宝钞。

再次对上庄家复杂的眼神,秀才笑了起来:“今日借了杜掌柜的好手风,在下小赢了几手,这些宝钞算是在下做东,请诸位饮茶,在下有些乏了,今日且住,改日再来叨扰杜掌柜!”

嘴里说着话,秀才却不起身,眼睛盯着被称为杜掌柜的赌档庄家,看着对方的反应。

听见对方要走,杜掌柜下意识的想开口留住这秀才,一早上因为他输了这么多,怎能轻易就这么放他离开,可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对方从进门就直奔自己而来,第一次来就能叫出自己的本姓,很明显是有备而来,况且留下对方万一再输下去,那就真的无法收场了。

一念至此,杜掌柜脸上罕见的浮上了丝丝笑容,点点头勉强牵动着嘴唇漏出笑意,算是回答,秀才这才笑嘻嘻的起身,朝着周围做了一个罗圈揖,嘴里笑着打了招呼,随后拿起布袋起身离去。

没人注意到,杜掌柜冲着屋角昏暗处使了个眼色,一个穿着杂役模样的人不动声色的跟着秀才身后一起离开。

走出赌档,在屋里看不清楚,外面此时尚未到晌午,秀才抬手遮了遮太阳,突然从昏暗的屋子里走出来,刺眼的阳光让他有些难受,随后放下手摸摸肚皮,自嘲的说道:“肚子啊肚子,这么多天真是委屈你了!今天带你开开荤!”

说着话,秀才已经绕过了街角,一个不过八九岁年龄的黄髫小儿,本来站在墙角跷着脚焦急的看向这边,此刻看见了秀才,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又气鼓鼓的故意转过身去,赌气的不看这边。

秀才看着小童玩心大起,路过他的身后也不叫他,只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哎呀!本少爷的书童今日也不知去了哪里?妙极妙极,刚好丢掉这个小懒虫!”

看着秀才从旁边走过,听见秀才说的话,小童瞬间憋不住了,涨红着脸反驳道:“我才不是小懒虫,少爷你呜。。。。。。”

本来气鼓鼓的小童,生怕秀才真的丢掉自己,紧赶上两步,没料到秀才突然回头转身,伸出双手拉起了小童的两边脸颊,小童的抱怨瞬间变成了吹气,再也说不下去,气的小童直跺脚。

玩闹间一主一仆两人渐渐走远,赌场的杂役不远不近的吊着,看着这两人去往何处。

秀才浑然没发觉身后有人跟着,只是带着小童四处闲逛,像是看着什么都新奇,无论是路边的排水沟,还是偶尔见到的铁匠铺,路过县衙时,秀才甚至想走近些张望,被小童死死的拽住,这才作罢。

杂役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是杜掌柜早年间闯荡江湖带出来的跟班,这种盯梢的活也算做了几回,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

眼看着到了晌午,从赌场出来的时候杂役并没料到对方会逛这么久,饿得有些虚火上升,早年间跟着杜掌柜闯江湖的狠劲儿泛了上来,寻思着如果对方再这么逛下去,说不得要等个僻静地方来个硬上弓了。

就在此时,秀才和小童却住了脚,小童又拽住了秀才的衣袖,似乎是劝对方不要进去,这次秀才没有理会,拖着小童大踏步的向着旁边的酒肆走了进去。

“这就是饭馆儿?有意思!有意思!”秀才仿佛是见了稀罕玩意儿,一脸好奇笑嘻嘻的打量着酒肆。

店小二本来已经迎了上来,可是看见秀才洗的发白的长衫,和后面拖着的小童,停住了脚,脸上泛起的略带嘲讽的笑容:“这不是还了魂的范进范秀才吗,怎么,今日里怎地屈尊关照小店啊,小店可是现银交易,概不赊账!”

小童再次涨红了脸,却不知怎么反驳,只是拽着被称为“范进”的秀才的衣袖,死命的往外拖去,奈何年小体弱,根本拽不动秀才分毫。

听着小二的话,秀才收回了打量酒肆的好奇的目光,盯着小二,脸上又挂上了熟悉的微笑:“哦?你认得我?那你认得银子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