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重生 > 农门商女:娇妻有点田

更新时间:2020-11-19 16:50:09

农门商女:娇妻有点田 浪耳朵 著

连载中 陆青行王宝姝

热门好书《农门商女:娇妻有点田》是来自作者浪耳朵著作的重生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青行王宝姝,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人家重生王权富贵,我重生为何儿女双全?睁眼便是家徒四壁,闭眼则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陆青行,你身材真好。”女人笑的暧昧。男人帅气的面庞上浮现一丝无奈,“夫人,一文钱都没有,不用再搜了。”在王宝姝眼中,什么情啊爱啊的,只有暴富才是人生的最高追求理想!

精彩章节试读:

冰冷的寒风从窗缝中吹进,呼啸着犹如刮骨的冰刀,让人不停打着寒颤。

“哎呦——好冷啊。”

床上的女人嘶哑着嗓子叫唤,身上一床红褐色的棉被都脏的发了乌,伸出手,拽紧了被子透风口,却还是感受着冷风呼呼的往里灌。

王宝姝抽搭着鼻子打了个喷嚏,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猛地坐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她患渐冻症已经五年了,身上的肌肉早就虚弱不堪,哪里能这般白胖,还活动自如。

周围的烛火摇曳,环顾四周土房茅草,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眼前的景象绝不是在医院中,这副身体也不是自己的,她难不成是穿越了?!

“造孽,别人怎么就是大富大贵的千金小姐冷宫后妃,我这凄凄惨惨贫穷狼藉。”她自言自语的嘀咕着,脑海中,前主人的记忆断断续续浮现在眼前。

原主名叫王宝姝,年芳二八,出生在个鸟不拉屎的王家村,嫁给当地一个克死妻子的穷猎户陆青行。

说到底,还是王氏看中了陆家的三亩肥地,将这又懒又馋的女儿强塞过去,换走了地。

房屋角落的柴火垛上,两双黑溜溜的眼珠子正惊恐的看着她,牙齿打着颤,也不知是冷还是怕。

王宝姝将床上的被子叠起来,目光扫过那两名孩子。

大的男娃大概七八岁,小的女娃看上去只有五六岁,黑亮亮的眼睛与她相对,却又畏惧的低下头,想来平日里没少挨揍挨打。

“在上面蹲着做什么?天都亮了,也不叫我起床做饭,你们都不饿吗?”她的肚子咕噜噜响,看着自己白胖的手,就知道这主人的身材应当是颇为珠圆玉润。

“不......不饿。”两名孩童飞快的摇着头,小的,更是被她吓得直接哽咽了起来。

王宝姝平日里飞扬跋扈,稍有不如意,便对他们又打又骂。

家里不富裕,又赶上连日来的大雪封山,父亲在山中打猎迟迟未归,家中米面早就所剩无几。

谁要是敢说饿,就要喝凉水充饥,缸中的水结了一层的冰,一勺喝下去半条命都冻没了。

她在屋内转了两圈,凭借着记忆,从柴火垛里找到了私藏的白面,随后用凉水调了个酱油卤子,得心应手的打了个面片汤。

一滴油水都没放的东西,能有什么好吃?

可偏偏这点白面,在这个家里就是足够稀罕的物件。

两个孩子疯狂的咽着口水,只盼着王宝姝一会吃剩了,能给他们舔舔锅。

“小山,抱着小水从上面下来吃饭。”她盛了满满三大碗面片汤放在桌子上,招呼孩子过来吃饭。

哪知道话音还没落,门便被从外面一脚踢开,本就破旧不堪的木门发出刺耳的哐当声,仿佛下一秒便要摇摇欲坠。

冷风伴随着女子尖锐的叫骂一股脑的灌进屋中,“好啊!你个懒货,说什么家中已经没了米面,原来关起门来自己吃好东西!”

王宝姝不由的皱起眉头,看着面前的刁妇回忆了一下,随后硬生生挤出一丝笑意道:“大姑,我家男人还没从山上回来,您来做什么?”

这王大姑可是村中有名的泼妇,好巧不巧,还是自家的亲戚,与自己父亲一气同枝,因觊觎陆家的土地,于是想了个贱法子,将自己的父母也就是王大姑的亲弟弟接去家中,美其名曰赡养,实际上是拿着陆家每月上供的钱吃香喝辣!

当真是阴损狭隘!变着花样压榨陆家。

“呵,还你家男人?可惜人家也不待见你,”王大姑冷哼一声,她早上起床干活,远远就见着陆家升了烟,没想到屋里竟然这么香,“我看看你们吃什么?”

陆青行不待见她,还不是因为娘家整日派人来闹。

要么说是家中无米无面揭不开锅,要么就说老娘病重没钱医治,总归是将陆家全部的油水全刮干净才算完。

就这么往娘家倒蹬东西,陆青行能喜欢自己才见鬼!

“吃的都是普通东西,大姑要是没事儿,您还是回去吧。”王宝姝侧身挡住桌上的面片汤,伸手就要赶人。

可那猴精的大姑,早就看清了她身后的面片汤,顿时一嗓子嚎出来,“好啊!王家都已经吃不起饭,老娘在家啃树皮,你竟然和这些后养的崽子吃白面精粮,真是丧尽天良啊!”

王宝姝的脸顿时沉下来,一旁的小山抱着小水从柴火垛上下来,站在角落里不敢吱声。

“我按月上交的银钱呢?”她紧攥着双手,整个陆家都被自己搬空了,现在大姑竟然和自己说爹娘吃不上饭?

“你那点钱够干什么,都不够给你爹娘看病用!”大姑翻了个白眼,伸手时,不经意间露出了自己的银镯子,随后赶忙往袖子里塞了塞,“你不养老人,我们好心好意替你赡养,你要感恩。没让你多给我们照料的钱就不错了!这个月,费用要拿双倍。”

小水年纪小,顿时便憋不住了,嗓子里带哭腔道:“我家已经没有钱了,哥哥脚崴了都没去看病,你又来要钱,是要逼死我们不成!”

小山赶忙捂住妹妹的嘴,惊恐的看着王宝姝难看的脸色,心想着这顿毒打肯定少不了了。

“臭丫头在说什么鬼话,要不是我们王家帮衬着,你们兄妹能长这么大?早就饿死了!你们身上穿的,嘴里吃的,都是从王家拿的!”王大姑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宝姝,伸手就要去拽小水教训。

扬起的巴掌在空中还没来得及落下,王宝姝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的往后一掰,顿时疼的她惨叫连连。

“你干什么!翻天了吗!”

王大姑被她的动作吓到,这王宝姝身材丰满,力气大,要是两人打起来,自己可占不着什么便宜。

王宝姝咬着牙,将手松开。

陆青行在山上未归,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她也不能和王家人就这么闹掰了,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大姑,打他们还用你动手吗?我一会儿狠狠教训他们,银钱的事情我会去凑。”

大姑这才作罢,冷哼一声,端过桌上的面片汤,几口便喝了个干净,“这还差不多,明天我再来找你要钱!”

说完,便在屋内逛了一圈,随便挑了些还算值钱的东西拿走了。

小山紧张兮兮的挡在小水面前,声音颤抖,“她还小,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你要打就打我吧。”

桌上的三碗面汤只剩下了两碗,王宝姝深吸一口气,眉目间染着一丝怒色,“先过来!把衣服脱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