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灵异 > 奇门驱灵人

更新时间:2020-12-11 09:12:11

奇门驱灵人 诸邪显圣 著

连载中 陈成唐姬

奇门驱灵人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陈成唐姬,由诸邪显圣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正在连载中。世间有一种人,他们生来只为别人而活,别人的宿命,因果,都由他们承受。

精彩章节试读:

我出生在北方偏远的一小村落,村子叫杨家庄,顾名思义,村民多数都姓杨,但也有寥寥几户外姓,比如我,我叫陈成。

十五岁那年初春,我哥经媒婆介绍,看上了隔壁村一个叫宋花的姑娘。

结果那姑娘父母嫌我家太穷,不愿意答应这门亲事,我爷爷也嫌宋家人太势利,更不同意这事儿。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我哥和那宋花虽然没有夫妻之名,但是两人却早已行了夫妻之实。

随着宋花的肚子一天天鼓起,我哥见这事已经隐瞒不住了,就把源尾都告诉了爷爷。

爷爷听完后气的浑身打颤,用拐棍指着我哥,半晌说不出话来。

那天爷爷带着我哥和我,提了两只大公鸡去了宋花家。

爷爷和宋花的父母商谈,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事。宋花她爹还表示,实在不行,就让他俩成亲。

而宋母却一口否决,要么我家盖新房,将宋花明门正娶,要么就给宋花赔偿五千块,此后两家人老死不相往来!

由于五千块或盖新房,对于我家来说,都是一笔巨款,所以爷爷没敢当即决断,让宋家容他寻思几日。

回到家后,爷爷坐在门槛上抽了几口烟枪,沉思好久,才叹了口气,让我哥从房梁上取下一只用红布裹着的陈旧匣子。

打开匣子,里边躺着一枚拇指大小,镀有一层厚厚金箔的平安锁。

这平安锁在我们这里很是普及,但只有两三岁的孩童,或者刚出生的婴儿才会佩戴,材质一般也只是白铝,只有条件宽裕的人家,才舍得用金银打造,毕竟这玩意儿在小孩三岁后就不能戴了,并且摘下来后还得扔的越远越好,其中的忌讳更是传的神乎其神,但我家穷,所以我也没戴过这玩意儿,也就记不太清楚了。

言归正传。只要稍微仔细些,不难发现其表面还刻着零星几个类似于篆体的小字,我和哥哥面面相觑,表示都不识得。爷爷最后也摇摇头,说他也没看出啥究竟。

这我就顿时纳闷了,常日里见到的平安锁,上面刻着的字不是岁岁平安,就是吉祥如意。而爷爷拿出的这个,却跟鬼画符似的刻着几个潦草的篆体。

但当我问及它的来历时,爷爷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无论我怎么追问,他都守口如瓶,不肯透漏半分。

和我预想的一致,爷爷当日就将那平安锁拿去卖了,回来时,兜里还揣着五千多块钱。这让我不由得唏嘘不已,只是小小一枚镀金锁,竟能卖出这等价钱!

凭我对爷爷的了解,像这类稀罕玩意儿,绝对不是他能够拿的出来的。因此我对这平安锁的来历,越发好奇起来。

等到次月初二,爷爷请来村里的先生帮忙,算了个大吉大利的时辰,按风俗祭神放鞭炮一番后,开始动土,开工。

那会儿正好天色灰霾,时不时的还会打几声闷雷,让人压抑的胸口发闷。当工匠从我家正堂地底下,吊出那口棺椁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眼睛都瞪青了。

那棺椁为巨石凿成,四面均镶有碎银,手感甚是凉寒,我想大概是由于长时间埋在地下的原因。

爷爷缓过神,急忙想要驱赶走那些匠人,可哪会那么容易。原因很简单,我们这穷山沟里,若不出去打拼,一辈子都别想挣到大钱,现在我家地下挖出了个“银疙瘩”,在场的,谁不想着分一杯羹?!

最终,爷爷经不住那几个壮汉闹腾,就答应了开棺,并提前说好,把里面的东西三七分,我家拿七,几个工匠拿三。

由于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那些匠人虽然心生不满,但也不想撕破脸,就应了下来。

但出人意料的是,七八个男人合力,用撬棍別了半晌,眼看天就要黑透了,石棺却还是纹丝不动。

爷爷好说歹说下,才将那几个工匠送走,让他们明日再过来倒腾,杨大牛是工头,临走前,还目光不善的瞪着我们爷孙三人,说他今晚和另外几个工匠,都会时不时的来我家巡逻一圈,无非就是怕我们爷孙三独吞。

看着杨大牛走远,爷爷急忙带着我和哥回到屋里,然后拿出几百块钱,塞进我哥兜里,让我哥赶紧收拾一下,去县里的城北土地庙,请一个叫李德全的道士。

这突兀的变故,弄的我俩一头雾水,但爷爷又不说原因,只是连骂带推的将我哥送出村子。

回到家后,爷爷蹲在棺材旁摸索了一阵子,突然脸色一变,也不知是喜还是忧。

我站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黑夜里除了几声野猫子叫,静的吓人。

爷爷站起身,拉着我往后退了几步,犹豫一番后,他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一咬牙,将拐棍顶在棺材盖子下边,一个微微凸起的鱼眼上。

随着爷爷用力一戳,笨重的棺材盖突然自动往后挪了半尺。

我嘡目结舌的看了看爷爷,然后扶着他,小心翼翼的走到棺材跟前,借着月光,往里头一看。

棺材里没有我预想的珠宝古董,而是摆着一具栩栩如生的女尸。她穿着一身红裙,神色安详,就如同睡着一般,尤其她的美貌,让我不禁看的出神。

她柳叶眉修长自然,微闭着的丹凤眼勾魂镊魄,娇挺的鼻梁下,红唇欲滴,皮肤更是白如凝脂,好似吹弹可破。

世间怎会有如此美貌女子,就跟画里边走出来的人儿一般。

忍不住多看几眼后,我竟魔怔了一般,伏下身,狠狠的吻住了女人柔软冰凉的嘴唇,同时我脑袋突然昏沉,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等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傍晚,我躺在家里的炕上,爷爷和一陌生老汉坐在我旁边,正聊着什么。

见我醒来,爷爷急忙端来一碗黑乎乎的水,让我赶忙喝完后,他紧蹙着的眉头,才略微松了些。

眨眼间的功夫,我突然感觉胃里顿时一阵翻腾,趴在炕沿上干呕了半天,但也没吐出什么。

缓了口气,我问爷爷,给我喝的那水里掺和了什么东西,味道咋怪的紧?

爷爷刚欲开口,坐在一旁的那老汉抢先笑道:“陈成小娃莫要担心,那水是用来驱散你体内阴寒的符水,干呕也是正常现象,过会儿就好了。”

我闻声偏过头,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老汉,他穿着一身老式的中山装,戴一顶扣沿帽,虽然脸上爬满皱纹,但整个人看起来却神采奕奕,要比我爷爷精神数倍。

一番了解后,我得知老头就是爷爷时常提起的李德全,他让我叫他李爷爷。

李德全还告诉我,昨晚上我被阴魂迷了心智,差点就被噬了阳气,要不是我哥腿脚利落,和他连夜赶路,在天亮之前赶回来的话,我可能早变成一具干尸了!

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问李德全那女鬼是否还在棺材里。

正说着,我哥突然从外边冲进屋,气喘吁吁的告诉我们,杨大牛带着那些个匠人来了。

李德全听闻后,脸色一冷,沉声自语道:“有命贪,也得有命拿!”说完,就自个儿提着一土黄色的包袱走了出去。

我隐约觉得不安,急忙起床套上鞋子,也跟着跑了出去。

此时天色刚朦胧黑,我看到杨大牛和三四个工匠,正气势汹汹的站在棺材旁边,手里还拿着撬棍什么的。

我突然想起昨晚那邪门的一幕,顿时心里“咯噔”一下,缓过神,我急忙朝杨大牛等人大喊,让他们别碰那棺材,我亲眼看见,里面有只女鬼。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1章 石棺
  • 第2章 抱尸
  • 第3章 送魂
  • 第4章 婴灵
  • 第5章 双生魂
  • 第6章 爷爷
  • 第7章 爷爷的遗言
  • 第8章 替命祭
  • 第9章 扎布
  • 第11章 外婆
  • 第12章 是人是鬼
  • 第13章 尸王
  • 第14章 老头
  • 第15章 失踪
  • 第16章 一己之私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网

回复奇门驱灵人或者回复书号a185 阅读全文

×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