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灵异 > 抬阴棺

更新时间:2020-12-21 17:32:11

抬阴棺 正宗回锅肉 著

连载中 张有才陈四

热门好书《抬阴棺》由著名作者正宗回锅肉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张有才陈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我是抬棺匠,抬棺几十年,见识了各种阴棺,子母棺,无孝棺,横死棺......而这些阴棺背后,原来隐藏了一个惊天秘密......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陈四,高中毕业后,因为成绩不太好,所以就回家跟我爸一起种地。

本来,我都以为,自己这辈子肯定就窝在山里面,面朝黄土背朝天,然后到时间就娶个媳妇生俩孩子,平平淡淡过一生。

可没想到,一次好心的帮忙,却让我的生活变得心惊肉跳。

那晚,三叔来找我,说有个既可以积德又可以挣钱的活,问我愿不愿意干?

打记事起,三叔就对我挺好的。所以,听他这么说,我当时立刻就有点好奇,问他是什么活?

“村口张寡妇去世的事情,你知道吧?就刚才,她老公公张有才找到我,要我找八个人,把他儿媳妇送上山,入土安葬。事后,每人给一百块钱。”

说这话的时候,三叔比较高兴,眼睛里都放光。

放到现在,一百块钱不算啥。但放在十来年前,那还是比较多的。而且,我们这种老实巴交的庄稼汉,辛辛苦苦干一年,也没多少收入。所以,谁都希望平时能挣个外快啥的。

再加上,当时我十九岁,年轻气盛,有力气,所以根本没想那么多,兴冲冲地就说:“叔,这事算我一个呗。”

三叔呵呵笑了,说叔还担心你会害怕,不去呢。既然这样,那好,算你一个。

见他答应了,我心里很高兴,立刻去摸烟,拿出一根孝敬他。

三叔接过烟,用打火机点燃后,吸了一口,说四儿,这事就说定了。今晚上你就早点睡,等到明天凌晨四点钟的时候,我来喊你,到时候咱们俩一起去张有才那里,明白没?

我连忙说明白。

等三叔走后,我也没耽搁,洗脚后早早就睡下了。

之后,我是被三叔叫醒的。

醒来时,我打了盆冷水洗脸,提提神。穿好衣服出门后,我看到四周都是漆黑的,就打开电筒照路,跟着三叔走。

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跟我说:“四儿,你是第一次干这种活。所以,路上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听我的,明白吗?”

我嗯了一声。

到了张有才家,我看到有几个人在围着篝火闲聊。走过去一看,都是我们村的,但年纪都在四十以上。因为像我这样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或者读书了。

过去一边烤火,一边跟那些人闲聊。

没过多久,主持后事的阴阳先生叫我们进去,说时间差不多,准备发丧。

我跟着三叔他们走进了灵堂。进去之后,我立马就闻到一股比较强烈的香烛味,呛到肺里,特别不好受。

但我也不敢咳嗽,只能忍着。

走到后面,我没有看到张寡妇的尸体,只看到一口黑皮棺材,看样子已经入殓好了。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棺材,我心里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在此之前,每逢村里有人去世,我爸都说,不准去灵堂。

以前有个小孩调皮,误入了灵堂,结果连续发烧好几天,差点死了。后来好在家里人请了阴阳先生,说是小孩冲撞了逝者,这才招祸。

那家人吓坏了,赶忙跪下来求阴阳先生施法救孩子。

那阴阳先生说,孩子现在只是发烧,说明对方不想把孩子害死。这样,你们带着足够的香蜡纸钱,叫上逝者家人,一起去坟前求逝者,求他放过孩子。之后,再奉上三炷香,给他烧纸钱赔罪。如果香烧完,没有断或者其他情况,纸钱也不乱飞,那就说明逝者原谅孩子了。

那家人赶忙照做。回来后,他们说香没断,纸钱也没飞。

果然,当天晚上,那孩子的烧立刻就退下去了。

想到这个,我的后背不知道咋的就开始发冷,手心也跟着出汗,心里更是后悔来帮忙了。

再看灵堂里,虽然人很多,但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都低着头。

而那个阴阳先生,拿起一把点燃的香,走到我们面前后,拿着香在我们熏了熏,嘴里叽里咕噜,像是在念经,但声音很小,所以也听不清楚。

念完了后,他又给我们每人分发了一叠纸钱。

三叔小声地说:“把纸钱分成两份,放在手里。待会儿抬棺材的时候,用来跟棺材隔开。”

我点了点头,照三叔的话做了。

这时,阴阳先生说,时间到,发丧。

“大家都站好自己的位子。四儿,你到尾端去。”三叔说道。

我急忙走到黑皮棺材的尾端,用手扣住棺材底部,身子半蹲。

“一,二,三,起!”

伴随三叔一声喊,我们八个人同时用力,把棺材给抬了起来。

一口棺材加一个张寡妇,顶天了不过两百斤。我们八个大老爷们,平均分下来不过二十五斤而已。但真抬起来时,我却感觉这丫的至少在四十斤往上,沉得要死。

当时我紧紧咬着牙,双手死死地扣住棺材底部,使出吃奶地劲用力抬。很快,我的脸就胀红了,开始喘粗气。

不仅是我,在我面前的那两个抬棺的,也是涨的面红耳赤,额上青筋都鼓了起来,一看就知道,他们也感受到了这棺材很沉。

跟着阴阳先生走出灵堂,我看到外面站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他披麻戴孝,手里捧着一个相框,是张寡妇的黑白遗像。

照片里,张寡妇面带微笑,看着比较温和。只是,现在是黑白照,怎么都觉得膈应。而且,我还产生了一种错觉——她好像在看我。

把棺材抬到龙架那里,然后用绳子把它给绑起来。之后,阴阳先生拿来一把香,插在龙架前头。

这时,三叔走过来,又给我一叠纸钱,让我待会儿抬棺的时候,放在肩膀上垫着。

我把三叔拉到旁边,小声地问:“叔,这棺材咋这么沉?”

三叔做了个“嘘”的手势,说待会儿忙完了再说。记着,在路上也别乱说。

因为我是第一次抬棺,所以三叔比较照顾我,叫我抬前头。

做好准备后,阴阳先生就下令开始发丧。

首先,灵堂里噼噼啪啪地放鞭炮。接着,在队伍的最前头,也响起了鞭炮声。之后,拿花圈的人走在前头,然后是孝子,接着才是我们。

把龙架放在肩膀上,还是三叔喊:“一,二,三,起驾!”

我右手扶着龙架,双腿跟腰一起发力。站起身来的同时,我们也把棺材给抬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多了个龙架,反正我抬着的时候,感觉有点吃力。

跟着发丧队伍上山,路上虽然有点辛劳,但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

把棺材放在坟坑里,我们把龙架收起来带下山。接下来的活,就是那些修坟的了,跟我们没关系。

拿着绳子下山,我跟三叔坐一桌吃早饭。

吃过饭,张有才把钱给我们,然后我再跟三叔一起往家走。

路上的时候,我就问:“三叔,那棺材为啥死沉死沉的?里面真就只有张寡妇一个死人吗?”

三叔摇了摇头,说我抬了那么多口棺材,还从没遇到过这么沉的棺材。

听他这么说,我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说:“三叔,你可别吓唬我。”

看我被吓着了,三叔立刻呵呵一笑,说你放心吧,肯定不会有事的。没准是张有才那老东西,往自己儿媳妇的棺材里放了些砖头啥的,所以才那么老沉。

砖头?

三叔这个借口,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不过,我也不想去深入追究。反正棺材抬上山,钱也到手了,里面就算装着金子也跟我没关系。

回家休息了一会儿后,我扛着锄头就下地去了。晚上,我一如既往地老早睡下。

等我快要醒过来的时候,一阵凉风突然吹了过来,把我直接叫醒。

眼睛刚刚睁开,强光突然刺得我睁不开眼睛。而且,我还听到四周传来了鸟叫声,后背也硌得疼,凉风呼呼地吹。

我突然惊醒过来,睁眼一看,蓝天白云。再往左边看,有一个大坑,而再远处则是树木野草,然后就是别人种的菜地。

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后,我立刻坐了起来。

看着四周都很像我们家山上,我感到特别惊恐和疑惑,心说我不是在家睡觉的吗?怎么跑到,跑到山上来了?

站起身来,环顾四周,我看到这地方很熟悉,好像是张寡妇坟地那里?

往前刚走一步,结果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我的头皮瞬间就炸了——张,张寡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