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都市 > 虚空假面异界纵横

更新时间:2021-09-01 11:18:24

虚空假面异界纵横 无可言 著

连载中 林阵斯伯格

《虚空假面异界纵横》是作者无可言最新完成的一本都市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文章布局大气,强推。虚空假面异界纵横小说试读:这是魔法药,我遇到的高人是魔药。但是林阵并没有意外地回答说,斯伯格却不是魔药师,因为他只是有才干,根本不可能成为魔药师,斯伯格所做的就是将许多有毒物质混合起来制造更严重的有毒物质。

精彩章节试读:

肚里翻江倒海,全身痉挛,意识模糊不清。

这样的痛苦即便成年人都难以承受,何况林阵一个十四岁的后生,他捂着肚子,两颊发紫,唇边流出青色发黑的粘稠液体,缓缓滴在粗制滥造的床板上,咝咝作响,一缕白雾随之飘起,不消片刻,这古怪液体便将两寸多厚的木板溶出了一眼拇指大小的孔洞,落到黄泥地上,竟然还不罢休,一直腐蚀到地下三寸才渐渐停住。

这青黑色液体毒性之大,腐蚀性之高,非常人所能挡,而林阵刚刚竟是被逼喝了一小瓶,那小瓶如今摔在地上,周边坑坑洼洼,皆是这青黑色液体做的好事。

“啊,呃。”林阵在嗓子眼中拼命呼喊,他不想在撑过了生不如死的三个月后还死在这里,他一定要活着出去!

三个月前,他为重病卧床的父亲深入大山寻找玄阴草,这玄阴草乃是二星灵材,在方圆百里的地方都是稀罕物,哪里容易找到,但林阵深知,父亲的性命全系在这玄阴草上了,他若找不到,父亲便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他找了两天两夜没合眼,还没有找到,直到遇见了一位身上披着一件破烂的魔法袍服,脸皮干瘪像枯木,时常无故发笑的魔法师,林阵深切地记得,魔法师看到他的时候眼睛在放光,从此他便陷入了长达三个月令人发指的噩梦生活!

林阵被迫成为了魔法师的“徒弟”,却没有受过一天课,一次教诲,或者说对方压根就没想过,魔法师将林阵收为“徒弟”只是用作使唤的苦力,还有各种古怪魔药的实验品!

他,林阵,不是“魔法学徒”,而是任人糟践的小白鼠!

可为了生存,林阵只有忍了,他不能死,一家人需要他,于是他一次次试图出逃,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这次,他趁魔法师出去收集材料的一段时间,从事先挖好的地道中逃了出去,凭借坚忍不拔的信念,他拖着羸弱的身躯一口气跑出了几里路,但最后,还是被愤怒的魔法师追了上来。

魔法师将他带回小木屋,不由分说便将一小瓶粘稠的青黑色药剂灌进了林阵的腹中,“这是我配制的超级溶肠剂,你就等着肠穿肚烂死去吧!”

木板吱吱呀呀,只听扑通一声,林阵痛得从床上滚落下来,他不再寄希望他的“师父”会大发慈悲来救他,要救便得自救,他咬紧牙关,四肢匍匐在土地上,艰难地向前蠕动。

木屋只有二十平米,潮湿腐烂,很多地方都长满了真菌蘑菇,不过不能吃,有毒,但魔法师可不管这些,才开始的时候便让林阵吃这些有毒真菌,结果便弄得林阵腹泻不止,七孔流血,似乎随时都能死去,可林阵没有死,他靠着一股坚强的信念活了下来,连魔法师都不得不惊讶于他的生命力旺盛,此后,便开始在他身上试验各种魔药,研究药性。

魔法师似乎也知道这样好用的苦力和小白鼠不太好找,所以总是根据林阵的极限免疫力非常精准地控制魔药的药量和药性,免得让林阵一命呜呼了,而今天,魔法师是真的生气了,于是便不顾一切地让林阵一股脑喝光了一瓶“超级溶肠剂”!

以林阵现在强大的抗毒性,超级溶肠剂大概需要十分钟才能彻底腐蚀掉他体内主要的脏器和肠道,导致死亡。

留给林阵的时间不多了,他忍受着腹部剧烈的疼痛,慢慢地向门边一个简易木架子挪去,上面摆满了瓶瓶罐罐,里面装着杂七杂八的半成品药剂,林阵毕竟跟了魔法师三个月,虽然对方什么都没有教他,但头脑聪明,过目不忘的林阵还是学到了不少关于魔药学的东西,至少他能准确说出这个木架子上每一瓶药剂的名称,以及它们的配方和功效。

现在,他便要在这几十瓶药剂中拿到一瓶柳蛇液,柳蛇液本身是剧毒,且腐蚀性很强,但根据林阵这么多天的偷偷学习,他知道柳蛇液和超级溶肠剂的部分重要成分之间可以发生中和反应,从而弱化毒性,即所谓以毒攻毒。

林阵忍住食道中不断向上翻涌的一股腐水,一手紧紧抓住木架子歪歪扭扭的支柱,一手撑地,上身努力向上抬,以便手可以够到木架上的药瓶。

呀——呀——

虚掩的门外传来一大群乌鸦的尖叫,乌鸦喜食腐物死尸,林阵此刻,不,应该是几分钟后的林阵正是它们理想中的食物。

林阵已经凭借自己的毅力够到了桌面,木架子抖得十分厉害,似乎随时都会散架,这时,木门咣当一声被撞开,一只眼睛为红色,约莫三尺来高的乌鸦跳了进来!

一般来说,乌鸦只是普通野兽,以腐肉为生,但有小部分乌鸦在长期食用腐肉,特别是食用了某些魔兽的腐肉后,便会发生变异,成为一级低阶魔兽,红眼乌鸦!

红眼乌鸦已经不能满足食用腐肉了,但狗改不了吃屎,它也不太喜欢生机过于旺盛的动物,而林阵这种濒死的人类,则是它最喜欢的食物,所以才迫不及待地冲了进来。

林阵心中咯噔一响,手一滑,不小心碰倒一个药瓶,药瓶碰药瓶,很快连成一片,从木架子上一泻而下,本来在这种情况下,林阵应该立刻抱头避免被玻璃划伤,但现在,他哪里顾得上这些细枝末节,说时迟那时快,他瞅准其中一个装有紫色液体的药瓶,闪电般将其抓在手上!

稀里哗啦一片玻璃清脆的破裂声,林阵脸上身上被划破了十几道伤口,乌黑的鲜血漫流出来,各种颜色的药剂混杂在一起,形成一条五彩斑斓的小河,在地面上缓缓流动,浸湿了他的衣衫。

红眼乌鸦已经控制不住进食的欲望了,猛地一口咬在林阵的大腿上,撕下一块鲜血淋漓的肉片,林阵发出一声痛哼,但他动作不变,将装满柳蛇液的瓶口在木架支柱上敲碎,然后仰头灌下。

沿着口腔,食道,柳蛇液顺流直下,一路烧灼得林阵火辣辣得生疼,但相比先前钻心般的痛苦,却是好了不知多少倍。

红眼乌鸦迫不及待地将从林阵腿上撕下的那块血肉吞进肚中,正欲再捉第二块肉,突然,一股黑色的血液溢出红眼乌鸦的鸟喙,将近三尺的庞大身体轰然倒塌!

林阵冷笑不语,他的肉岂是那么好吃的,三个月,整整三个月,他的身体经受了各式古怪药剂的摧残,而且大部分都是毒药!虽说还没达到金刚不坏,百毒不侵的程度,但绝对是剧毒无比!

门外蠢蠢欲动的乌鸦眼见这般情景,在动物规避危险的本能驱使下,迅速一哄而散。

但林阵并没有摆脱险境,虽说柳蛇液中和了超级溶肠剂的毒性和腐蚀性,但在前面的时间里,超级溶肠剂已经破坏了他部分的肠道和脏器,导致内部大出血,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林阵必将丧命!

不想死!林阵不想死!他的眼前浮现出他沉默但却苦苦支撑家庭的父亲,温柔端庄的母亲,以及他最亲最爱的小妹,他要活下去!三个月了,他林阵怎么能不明不白死在这种鬼地方!

低低的吼声从林阵喉间发出,凭借一股强大的信念,林阵竟然双手撑地,跪了起来!

他的右手按到了一个小东西,没有尖角,环形,绝不是玻璃碎片,他心思闪电回转,断定此前这里并没有这样东西,并且也不是桌面上的,因为三个月来这间小木屋一直都是林阵在打点,哪里有什么东西林阵一清二楚,了如指掌。

既然如此,那它的来源只有一种可能,来自药剂中,随着药瓶的破碎,从而重见天日!

林阵突然想到前几天他在整理邪恶魔法师扔给他的一堆一级材料时发现的一样小东西,一颗不透光不反光的黑色“小石子”,他没发现什么特殊之处,却起了坏主意,于是便将这枚“小石子”偷偷放在了会被用来炼制魔药的材料中,如此来,“小石子”很可能跟随材料混入了药剂中。

说起来长,其实很短,林阵聪明的脑袋几乎一瞬间便捕捉到了最可能的答案,能在腐蚀药剂中存在这么长时间,岂是普通物质,想到这里,林阵迅速反手抓起手掌下的小东西。

一枚毫无特点的黑色戒指,或许用圆环形容更恰当,因为它光溜溜一圈,黑不溜秋,完全没有一枚戒指应该有的贵气,它应该是“小石子”被腐蚀大半后剩下的部分。

也许在濒死的情况下,人会做出某些反常的举动,也许这是冥冥中造物主的一个玩笑,也许林阵当时昏了头,总之,他违反常理及其一贯做法地没有争分夺秒地逃出木屋,而是有点费劲地将这枚完全看不出价值的黑色戒指戴在了左手中指上。

未来会证明,这将是一个多么正确的选择!

叮——

“超级多塔兑换系统绑定中,请耐心等待三秒钟。”

“因为时空穿梭中几乎丢失了所有的英雄资料,现在你只能选择天灾敏捷英雄虚空假面,其能力已经发生变异,请问是否选择该英雄?”

“嗯。”林阵头脑一片混乱,他无意识地答道。

突然,他猛地弓起身子,精神高度紧张,一声狂暴的犬吠从远方清晰地传进他的耳中,林阵知道,这是把他当奴隶乃至畜生使唤三个月的魔法师“师父”回来的征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