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穿越 > 农女在上捡个夫君是病娇

更新时间:2021-12-04 10:28:26

农女在上捡个夫君是病娇 画玖 著

连载中 铁长念银树

《农女在上捡个夫君是病娇》主人公叫铁长念银树,是作者画玖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穿越小说,已上架网络。全文讲述了在清醒之后,现代少女摇身一变,成为了古代世界的农女铁长念。原主父母双亡,只为她留下一间破屋,以及三岁的弟弟和一对龙凤胎弟妹。虽然四姐弟的日子不好过,幸好有邻居叔叔婶婶照拂。既来之则安之,她不是娇弱的人,从今以后,铁长念决定担起长姐的责任,不光要照顾三个小家伙,同时还要变强,绝对不会让别人轻视。

精彩章节试读:

少女像是睡得极沉,盖上厚实的棉被,任两个一岁半左右的孩子趴在她身上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银枝,银雪,下来,不能压着姐姐。”

正在玩弄自己竹蚂蚱的七岁大的男孩不经意回头,看见二个小娃娃又不听话趴睡在姐姐身上,他赶紧跑过去,不由分说,欲把二个小娃娃从少女身上抱开。

“……不。”

二个小娃娃共同抓住少女衣衫不放手。

一下子抱二个孩子已经有些吃力,他们不松手,他抱不开,只能诱惑,“乖乖松手。一会能吃煎香的鸡蛋。”

“不……”

二个小娃娃坚持不松手,他抱不开,渐渐泛力,只好自己放手,“那陪着姐姐睡,不能压姐姐……”

“嗯嗯……”

得到自由的二个小不点灵巧地钻进少女的棉被下,在银树看不见的棉被下,二个小家伙在少女左右二侧,伸出小短脚,小短手横跨在少女身躯,小脑袋承在少女的手臂上,像二只八脚鱼稳稳地盘在少女身上不放。

重!

她感觉自己全身被千斤沙包压住,压得无法动弹,越压越沉,越沉越喘不过气,她想翻身,想挣脱身上的重物。

吓!

少女猛地睁开眼睛。

“姐姐!”

胸口一沉,二具重物猝然砸上来,差点让她断气,二张一模一样的小脸惊喜地挤上来,不待她做出反应,披头散发的小脑袋直接往她脸上拱,拱得她脸颊生疼。

“……等等。”她直呼喊停,“你们是……”

说到一半,蓦然停下来,少女茫然瞧着自己所在环境,窄小,泥黄老旧的小屋,歪歪扭扭松油灯,身下硬梆梆的泥块床,屋顶还能看见一根根碗口粗架成的房架,上面盖着干枯的茅草。

这不是她的卧室,不是她熟悉的生活环境。

少女艰难抽出被压的手,看得陌生,瘦而黑,长满老茧的双手。

这不是她的手。

这是哪?

她是谁?

“姐姐,你怎么了?姐姐……”

男孩正高兴姐姐醒来,不料姐姐醒来就奇怪地瞧着自己的手,不应人,不会是姐姐傻了吧?

小小的少年心中害怕,滑下炕,鞋子没穿就跑出去。

“长念,你真醒啦?”没一会儿,跑来一对男女,进来看着长念,惊喜地叫起来。

“秀洪婶,朱叔。”

二个称呼脱口而出,源来自身的本能,连她都自己都愣住:她认识他们?

“银树说你傻了,我看你是睡糊涂,瞧,这不认得我和你朱叔吗?银枝,银雪,快点下来,别压着姐姐。秀洪婶给你们带来香鸡蛋。”

进来的秀洪如释重负,放下手中的药碗,倾身上前,一手一个,抱起压在长念身上的二个小娃,从角落抬起炕桌放在炕尾,把自己相公提来的篮子打开,快速摆上三碗麻黄混着红薯煮的米饭,饭面有一勺用煎得焦黄葱花摊鸡蛋,散发着特有的葱香。

秀洪二三下安顿好三个孩子,过来把长念扶起来,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端起药碗就往长念嘴里灌,长念不得不配合,大口把苦得舌头打结的药汁咽下去。

喝完,长念嘴里苦得发麻,发涩。

“长念,你先歇着,我去叫李氏那老货过来。”

说完,就风风火火出去。

茅屋内,只有长念四个和高大的朱叔。

汉子进来,见长念没事,就拿着锤子,大刀在敲敲打打在修着房门。

二个小娃娃瞧瞧蹲在门口忙碌的朱叔,小心翼翼地捧起饭碗小步,小步地挪向长念,默契地分坐长念二边。

“蛋,蛋……”

“吃……吃吃。”

二个小娃娃同时用勺子舀着鸡蛋递到长念唇边。

看着他们缓慢而小心的动作,长念身体动作已经越过她的思绪先动,自然地伸手揉揉他们的脑袋,“自己吃,姐姐不饿。”

言毕,长念对自己的反应惊疑不已。

“力,力……”

“大……”

二个小娃娃坚持着,欲把勺子放长念嘴唇送。

长念竟然读懂他们的意思:小家伙说,吃完就有力气,很大,很大的力气。

小家伙的举动让长念感到既心疼又陪感温暖,看着他们瘦得没肉的小脸,低头,自然而自然,一只勺子吃一点点,“姐姐吃了。自己吃,慢点。”

“嗯。”

小家伙们没有离开,就窝坐在长念身边,捧着碗,用勺子一点点地舀着,吃得极慢。

长念低头看着自己瘦削的双臂,环抱在怀里温暖而真实的小不点,靠着箱子,随着朱叔敲打声,任陌生的记忆肆意冲击着她的记忆。

她本名叫谢玉,来自现代一个工薪幸福家庭,父母健在,是一名弓箭运动员,一觉醒来成为现在的铁长念,十四岁。

想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不知她的突然离开,他们能否挺得过来,想到种种可能,长念心中沉甸甸的,越发难受。

看着自己身边的三小只,更是情绪低落。

原主的父母在三年前双双坠入村头碧水河,再没浮上来。

窝在她身边吃饭的二个小娃娃是她龙凤胎弟弟妹妹,男娃叫银枝,女娃叫银雪,男娃是哥哥,实际上已经三岁零十一天。

父母出事时,银枝,银雪为七个多月,李氏以他们哭闹为由,让四姐弟搬到这靠近后山门小茅屋居住,这屋是当年四姐弟爹建来放打猎工具的,一住就住到如今。

正在炕桌边吃得起劲的男孩,叫银树,今年七岁。

这里叫山中村,世代以制泥器为生,背泥,砍柴是日常工作,银枝,银雪过完三岁生辰,当家奶奶李氏让长念四姐弟成为背泥中的一员。

银枝,银雪长得瘦弱,走快点都会摔倒,哪能背泥?

姐弟的泥几乎全压在长念一个人身上,前天中午原主背完奶奶李氏指定的泥量后,吃不下膳食,极累而睡,再次醒来已是现在的她。

在修门的朱叔是秀洪婶的上门夫婿,秀洪婶的爹,六爷爷和长念姐弟的爹,铁全贵,共同打猎,情同家人。

二刻钟后。

秀洪婶回来,后面跟着原主的爷爷奶奶。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