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现情 > 慢慢此生

更新时间:2022-01-13 14:50:39

慢慢此生 朱镜辞 著

连载中 章古月许景灏

《慢慢此生》是由作者朱镜辞著作的言情小说,书中内容真实,情节描写细腻,扣人心弦,非常好看。慢慢此生精选内容推荐:平日里是雷厉风行的女总裁章古月,但她为了和喜欢了十五年的偶像接触,专门打造了一台综艺,试图邀请对方参加。本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她一举把男神拿下,但没想到,所有计划都被自家公司新签的男艺人许景灏打乱。这男人就是双标的代名词,既傲娇又毒舌,面对喜欢自己的女人十分抗拒,就喜欢对他爱答不理的。因此,章古月被他半道截了胡,还闹出了恋情!

精彩章节试读:

01

天空最后一抹明丽的蓝色褪尽时,章古月终于有些焦虑了,她死死地盯着桌上的手机,生怕错过任何一条消息。

大约过了十分钟,手机终于震了一下,她忙不迭打开微信,是吴忧发来的:晚上一起吃饭,我有事跟你说。

章古月失望地退出微信,打开通讯录,手指停在蔡蔡这个名字上,却迟迟没有拨出。

蔡蔡是当红影帝傅儒歌的经纪人,昨天她亲自去见了蔡蔡,邀请傅儒歌参加她家公司自制的综艺节目《偶像与我》。蔡蔡答应今天下班前给她回复,现在已经六点十五分了,对方迟迟没有回复。

若是以职场硬核女王章以往的行事作风,早就叫人打电话过去确认了,可是这一次她不敢。傅儒歌是她喜欢了十五年的偶像,她循着他的脚步一路走到现在,力排众议制作这个综艺节目,就是为了请他来参加。如果他拒绝了,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章古月不安地咬着指甲,眉间轻蹙,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面。在她敲到第二十九下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她迅速调整坐姿,声调冷淡:“请进。”

助理何夕推门进来,只见章古月正专注地埋头处理文件,冷白的灯光从她头顶倾泻而下,将她的眉眼衬得愈加疏离冷淡。再配上办公室黑白灰的禁*系装修风格,让每次她进章古月的办公室,都有种进殡仪馆的错觉。

许是她太久没说话,章古月抬起头,冷淡地瞥了她一眼:“何事?”

今天她穿了一套墨绿色的金丝绒西装,理着干净利落的短发,再配上女王色口红,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距离感。

虽然何夕已经给她当了半年助理,可还是适应不了自家老板这种女王气场。她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章总,傅儒歌那边答应了。”

不知道是不是何夕的错觉,她竟看见一向不显山露水的章古月眼中瞬间闪过意外,惊喜,慌乱,最后归于平静。她动作不大利索地点了点头:“好。”

她的反应实在太反常了,至于为何如此反常,何夕也不敢深究,忙把文件夹放在她面前,恭敬地说:“章总,这是您明天的工作安排。”

章古月拿过工作计划表看了一眼,头也不抬地说:“明天下午的工作你帮我往后挪一挪,我得先去见另一个嘉宾。还有,你跟蔡蔡确定下傅儒歌的档期,我记得他的电影还没拍完,我们这边可以完全配合他的档期。”

何夕一一记下,等了半天不见章古月再吩咐其他工作,她拘谨地搓搓手:“那,章总,我先去忙了。”

“好。”章古月抬起头,“辛苦了。”

她的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何夕看得呆住:“章总,您今天心情很好?”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今天您脸上带着笑容。”

章古月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那我平时脸上带着什么?”

带着杀气!当然这话何夕是不敢说的,她想了想,狗腿地说:“带着王者之气。”

章古月轻笑了一声,颇具王者之气地冲她挥了挥手:“你下班吧!”

“谢谢章总。”好不容易能下个早班,何夕生怕章古月会反悔似的,急忙脚底抹油溜走了。

直到听见关门声响起,确定何夕已经走远,章古月才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打开微信群和姐妹们分享喜悦:内部消息,傅儒歌答应录《偶像与我》了,这是老大出道十五年首次参与综艺节目。不需要打投草数据,姐妹们,好好享受老大带给我们的快乐吧!

她的群里都是喜欢了傅儒歌十几年的老粉,虽然一向粉随正主,一个比一个佛系。但傅儒歌要参加综艺节目这件事实在太劲爆了,群里一下就炸开锅了,粉丝们直呼“六一女孩过儿童节了”。

章古月被大家的*所感染,忍不住从保险柜里翻出傅儒歌的海报,杂志,*,像是捧着绝世珍宝似的,小心翼翼地欣赏起来。

她正沉溺于傅儒歌的盛世美颜无法自拔,有人敲了敲桌面:“抱歉,打扰你过儿童节了。”

章古月抬起头,看见公司新签的艺人许景灏站在她面前,正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她。

她不悦地皱了皱眉。

许景灏理直气壮地说:“我敲门了,是你太专注过儿童节没听见。”他故意把儿童节三个字咬得很重,眼睛瞟了一眼海报上的傅儒歌,语气带了几分轻蔑,“品位真差。”

章古月听了他的话,一股怒火骤然涌上头顶。

在她漫长的十五年追星生涯中,一向秉承着“侮辱我可以,但侮辱我偶像必死”的原则,谁若说了傅儒歌的坏话,她绝不轻饶。但许景灏是吴忧好不容易才签下的摇钱树,她不得不给他留个面子。

她强忍着不快,把傅儒歌的海报,杂志收起来,冷着脸说:“有事吗?”

“听说你是《偶像与我》的总制片人,我要参加这个综艺节目。”他的态度就像是来下达命令的大领导,而她只是他的小员工。

章古月望着他不说话,一脸“不好意思,你哪位”的表情。

许景灏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你该不会不知道我是谁吧?”

章古月神色冷淡:“我需要知道你是谁吗?”

许景灏被她的话堵得一愣,他深吸一口气,一副宽宏大度的模样说:“我是你们公司新签的艺人许景灏,我要上公司的综艺节目。”

章古月继续埋头处理文件,公事公办的口吻说:“让你经纪人来找我。”

“我没经纪人。”他把章古月上下打量了一番,满意地说,“不过,我觉得你还不错,挺适合当我的经纪人。”

“没有经纪人你去找艺人总监叶小白,而不是来找我。”章古月抬头看着他,眉眼间的不耐烦显而易见,“我不带艺人很多年了。”

许景灏自信满满地说:“但是你会带我的。”

“哦?”章古月来了兴致,放下杂志,半仰头看他,“为什么?”

她明明仰着头,却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许景灏也不心虚,拉了一个椅子在她面前坐下,懒散地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说:“因为我是原点娱乐未来五十八年最有价值的艺人。”他顿了顿,又郑重其事地补充道,“最重要的是,我长得帅!”

章古月自动过滤掉最后一句废话:“五十八年?”

许景灏一本正经地点头:“嗯,我打算八十岁退休。”

章古月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被耗尽了,强忍着把他踹出去的冲动,指着门口说:“门在那边,出去时帮我带上,谢谢!”

首次见面她就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许景灏也不介意,他无所谓地耸耸肩:“不客气。”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章古月一眼,然后一脸胜券在握的表情离开。

等到他的脚步声走远,章古月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拿出傅儒歌的海报洗眼睛,果然这世界上只有她家哥哥最可爱。

她还没欣赏完傅儒歌的帅脸,吴忧又发来微信:你先去餐厅,我晚点到。

02

章古月喝完三杯柠檬水后,吴忧才姗姗来迟。

“迟到二十五分钟。”章古月把菜单推给他,打趣道,“你的时间不是按秒收费吗?算算,损失了多少。”

吴忧拿起菜单点餐,不在意地说:“我去接喵喵放学了,最近为了跟善德金融竞争一个项目,搞得我焦头烂额,都没顾得上她。这两个月都是吴恙去接她的,好不容易今天吴恙出差了,我再不好好表现一下,到时候她就真的只喜欢她二哥不喜欢我了。”

他说到最后语气里竟然带着一点受冷落的小委屈,章古月十分鄙视:“你个丧心病狂的宠妹狂魔!”

吴忧把菜单递给一旁的侍者,一脸傲娇地说:“我就那么一个可爱的小妹妹,我想怎么宠就怎么宠。”

章古月抖了抖满身鸡皮疙瘩,嫌弃地吐槽:“你口中可爱的小妹妹已经十八岁了,可以自己放学回家了。”

吴忧不以为意:“就算她一百岁了,她也是我妹妹,我就得宠着她。”

章古月看着他一提到自家妹妹就智商下线的样子,突然有点羡慕:“吴是有你这么个哥哥,应该挺幸福的。”

侍者刚好来上餐,吴忧习惯性地帮她切掉牛排的边缘,又把自己那块牛排最中间的部分切下来给她:“有我这么个老公,也会很幸福的。”他把餐盘推到她面前,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怎么样,要不要体会一下这种世间罕有的幸福?”

要不是认识这位吴大少十年,对他的过去了如指掌,章古月真可能会被他这副温情脉脉的模样骗了。她埋头吃东西,从鼻子里冷哼一声:“你省省吧,这种话留着下次骗小妹妹吧!”

吴忧讨了个没趣,不满地说:“章古月,你这人真没情趣。”

章古月懒得跟他扯闲篇,只顾埋头吃东西,吃了一半突然想起正事:“你要跟我说什么事?”

吴忧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又恢复工作时严肃认真的态度:“我想跟你商量下这次节目嘉宾的问题,咱们公司我选了孔维桐和许景灏,加*的本命傅儒歌,剩下一个我觉得笠影传媒新签的小花旦方凝还不错。当然,你是节目的总制片人,最终嘉宾阵容还得你决定。”

他这哪里是来跟她商量,分明就是来知会她一声结果而已。

不过他的想法倒是和她不谋而合,原本除了傅儒歌,她也打算再邀请一个流量明星,剩下两个名额用来捧自家艺人。可自家艺人的选择上,她却不赞同吴忧的决定。

“许景灏不行。”她开诚布公地表明态度。

吴忧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为什么?”

“他一向特立独行,行事作风不受控制,到时候在节目里乱说话,回头还得给他收拾烂摊子。”章古月放下刀叉,认真地重申自己的态度,“我坚决反对他参加我的节目。”

吴忧有些意外:“没想到你对他还挺了解的,不过很遗憾地告诉你,所有人都可以不来,但他必须参加。”

“为什么?!”

“我们这个节目的招商进行得不顺利,你也知道,咱们公司的强项是艺人经纪,节目制作是短板,这是公司首次试水,大企业都不愿意冒险投广告,只有万盛肯冠名咱们节目。”

章古月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

吴忧点点头,证实她的猜想:“没错,咱们的金主爸爸是他亲爹。”

章古月有点意外:“万盛的老总不是姓杜吗?”

“他随母姓。”吴忧也不再瞒她,把他调查到的结果如实相告,“他刚出生不久父母就离婚了,他跟母亲一直生活在小城市,从小到大除了相貌其他都很普通,入行后也一直很低调,圈里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家庭背景。不过他毕竟是我要签的人,我当然得评估一下他的潜在价值,所以动用了很多人脉,才查清他的背景,乐达影业总裁杜衡是他叔叔,星辰珠宝的掌门人杜鹃是他姑姑,德善金融的副总裁佟画是他表姐。”

难怪当初吴忧非要签他,这些资源随便有两个为己所用就逆天了。

不过他入行这么久都没被爆出家世背景,看来他根本就不是靠家里的主。

章古月心存侥幸:“要不你冠名咱们节目吧?我每期口播十遍你家的产品。”

吴忧毫不留情地打断她的幻想:“我家做金融的,不需要打广告。”

章古月垂死挣扎:“就不能再商量商量?你是知道的,我也要参加节目录制,我怕节目录制过程中我会忍不住打死他。”

她说着朝他眨眼装可怜,吴忧视而不见:“没得商量。”见章古月一脸生无可恋,他有些不忍心,给她一颗定心丸,“你放心,要是他真在现场胡来,我会让导演处理好的。”

章古月撇撇嘴:“反正处理到最后,还不都是我的麻烦。”

吴忧纳闷:“你怎么对他那么大偏见?你还没见过人家,怎么知道他在节目里不会好好表现?”

章古月无言以对,她总不能说因为许景灏侮辱了她的偶像,她很讨厌他,不想跟他一起录节目。虽然一旦涉及傅儒歌她就会丧失理智,行为上已经开始公私不分了,但这种公私不分的话她说不出口。

吴忧见她不说话,苦口婆心地劝:“小月,虽然咱们公司艺人基数大,但有独特性的艺人并不多。许景灏的可塑性很强,目前国内也没有和他同类型的艺人,如果他参加咱们的综艺节目,对他和公司都是双赢局面。”

章古月承认许景灏是个优秀的艺人,他十八岁出道,主演的首部电影就获得金马奖最佳新人奖,出道四年来虽不高产,但参演的每部电影都是票房,口碑双丰收,被称为“票房良药”。所以当初吴忧花高价签下这个“娱乐圈个体户”时,她才没有阻拦。

可是现在,许景灏侮辱了她最爱的偶像,还目睹了她那副花痴的模样,若是被他传扬出去,她以后还怎么在公司树立威信。

章古月还没想好反驳的理由,吴忧又晓之以理:“许景灏出道一直没有签过任何经纪公司,没有专业团队的宣传和营销,他的热度在艺人综合排行榜上这两年却一直高居不下,为什么?”

章古月的心里已然有了答案,但她不想承认,吴忧却不给她逃避的机会:“因为他有颜有演技,吸粉能力一流,还不缺资源和资本,根本就不需要经纪公司。”他顿了顿,一针见血地说,“但,原点娱乐需要注入新鲜血液了。”

这些道理章古月当然都懂,原点娱乐虽然是知名经纪公司,但当初她为了保持初心,拒绝了大资本的投资,这些年没有自身资本加持,公司发展难免受其他资方掣肘。上半年几位超一线大咖和流量鲜肉合约满后,就没再续约了,公司现在急缺既能赚钱又能撑门面的艺人。而且这两年影视行业市场不容乐观,现在有许景灏这样一个自带流量和潜在资本的艺人,无异于天上掉馅饼,自然得双手牢牢接住。

吴忧见章古月神色有些松动,再接再厉道:“孔维桐现在的国民热度和好感度也在逐步提升,现在圈子里花旦很多,但像她这种大青衣却很难得,我们趁这次综艺再添一把火,直接把她捧成一线。而且傅儒歌……”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然噤声,顿了片刻,又一副黄世仁的嘴脸说,“最重要的是,自家艺人,不用片酬,还能省一大笔制作费。”

他真不愧是金融界鼎鼎大名的“法系奸商”,提起每个艺人的剩余价值都头头是道,章古月听得咋舌:“吴忧,做你的员工和艺人可真惨,被你算计着吸干每一滴血,幸好咱俩是朋友。”她说着戏精附体似的一把抓住吴忧的手,演技浮夸地说,“大少,答应我,跟我做一辈子好朋友,好不好?”

吴忧就势握住她的手,微笑着说:“可我从来没有算计过你。”

他满眼温柔地望着她,眼中仿佛含满*说还休的情愫。章古月直视着他的目光,突然就有些慌了。

她和吴忧大学相识,一见如故,结为好友。大学毕业后她想创业,吴忧毫不犹豫地给她投资,利用他的人脉为她铺路。这些年如果没有他,原点娱乐不会有现在的圈内地位。

她曾问过吴忧为什么对她这么好,他含情脉脉地说:“当然是看*了呀,你人长得美,工作能力又强,娶了你相当于娶了一个聚宝盆。”告白的话还没说完,他的眼睛又盯着漂亮姑娘移不开了。

关于喜欢她的话,他真真假假地说了十年,她逢场作戏地听了十年,从未当真。

可是这一次,她竟从吴忧眼中看到一点破釜沉舟的悲壮来。

章古月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下意识地抽出手,有些尴尬地说:“我去趟洗手间。”

吴忧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好似晃了一瞬神,又好像没有。片刻之后,他又恢复往日玩世不恭的模样:“好。”

03

等章古月整理好情绪从卫生间出来时,发现她的位置旁坐着一个人。尽管光线很暗,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是那个令人讨厌的许景灏。

真是冤家路窄!她深吸一口气,面色如常地走过去。

许景灏看见她,语气熟稔地说:“我坐这里,你不介意吧!”

章古月在吴忧身边坐下,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的态度。

“门口太吵,后面光线太暗,窗边又太冷。”许景灏看着她,笑盈盈地说,“还是你选的位置好。”

他一定是故意的!章古月愤愤地想。

她能答应让他上节目已是极限,不可能给一个侮辱自己偶像的人好脸色。

她拿起包站起来,神色冷淡地说:“你随便。”转头看向吴忧,脸色和语气都柔和了许多,“我吃饱了,先走了。”

“你先别走。”吴忧一把按住她,*道,“是我叫他来的,我本来打算今晚介绍你们好好认识一下,刚才听景灏说你们已经认识了。不过签约那天你不是去杭州出差了吗?我听说景灏后来也没去过公司,你们什么时候见的?”

章古月还没来得及回答,许景灏已经抢先答道:“儿童节见的。”他这话是对吴忧说的,眼睛却一直盯着章古月,“我们已经很熟了,对吧,月月?”

月月?吴忧听得一头雾水,探询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

章古月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狠狠瞪了许景灏一眼,咬牙切齿地说:“对,我们很熟了,我们上辈子可能是仇人,带人命那种,所以他现在来找我报仇了。”

“瞎说!”许景灏故作娇嗔,“我分明是来报恩的。”他无视章古月想要杀人的目光,笑得人畜无害,“你现在是我的经纪人,我辛辛苦苦帮你赚钱,你还这么说我,我可真伤心呢!”

他说着演技精湛地投给她一个受伤的眼神,要不是章古月对此人深有了解,一定会因为这个眼神愧疚半天。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拍手赞许:“演技不错,业务能力合格。”

许景灏收起受伤的神情,又恢复先前欠揍的模样:“章古月,你这人没有心吧!”

章古月反唇相讥:“那也比没有脸的人强。”

许景灏颇为赞同地点点头:“嗯,一个没有心,一个不要脸,如此看来,我们还真是天造地设,非常合适!”

饶是章古月见过大风大浪,也不禁对他脸皮的厚度叹为观止。她实在没想到粉丝口中“有才话不多的大佬”,私下竟是这幅尊容,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这下被晾在一旁的吴忧终于逮着机会插话了,他敏锐地从他们前世今生的爱恨情仇中抓到了重点:“小月,你要当景灏的经纪人?”

他两眼放光地看着章古月,仿佛在看自己银行账户上数不尽的尾数。章古月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敷衍地说:“他就随口一说,不用当真。”

吴忧当机立断做了决定:“那就这么定了,你亲自带景灏。”

章古月当即拒绝:“不行,公司事情那么多,我哪有精力带艺人。”

“这个你放心,公司的事我会交代各部门多帮你分担的,再说不是还有我嘛。而且景灏已经是成熟艺人了,你带他不用花多少精力的。”

他不愧是驰骋商场数十年的谈判专家,句句直中要害。章古月还想挣扎,吴忧已经抢先截断她的退路:“之前景灏说对公司现有的经纪人不太满意,我还愁上哪儿给他找一个合适的经纪人,没想到把你给忘了。你看你经验丰富,手里又有资源,再合适不过了。”

他说着已经开始畅想许景灏和章古月两人强强联合,叱咤整个娱乐圈,而他赚得盆满钵盈的美好未来了。

章古月听得头大,没好气地瞪着许景灏,对方却回她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她一拳打在棉花上,满心愤懑无处发泄,狠狠插着盘子里的水果泄愤。

等到一顿饭吃完,章古月已经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接受了她是许景灏经纪人并且要带他上节目这个惨绝人寰的事实。

她心累地站起来,和吴忧告别:“我累了,先回去了。”

吴忧察觉到她情绪不佳,没敢再留:“要我送你吗?”

“不用。”章古月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我开车来的。”

吴忧也站起来:“那一起走吧,我刚好要去给喵喵送宵夜。”他转头看向许景灏,“你怎么走?要我送你吗?”

许景灏摇摇头,他指着章古月,理所应当地说:“我有经纪人,她会送我。”

章古月不耐烦地说:“你怎么来的请怎么回,别赖我,我没空管你。”

许景灏为难地说:“刚才司机送我过来的,不过现在这么晚了,人家肯定已经休息了。”他笑盈盈地望着章古月,“我一向都是个温柔体贴的人,扰人清梦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

章古月冷笑:“既然你这么温柔体贴,那你打车回去好了。”

许景灏毫不犹豫地拒绝:“我不喜欢出租车里的味道。”

章古月咬着牙,勉强克制住自己的脾气:“地铁,公交,共享单车,走路,你想怎么回去都可以,随便选吧!”

许景灏仰头望着她,似乎在认真考虑她给出的建议。片刻后,他慢条斯理地说:“我现在是公司的签约艺人,你又是我的经纪人,我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了你和公司的形象。我怕我独自回去,要是路上闹出点什么事来,不小心上了热搜,那不就给你添麻烦了嘛!”

他竟然敢威胁她!章古月平生最讨厌被人威胁,她拿起桌上的半杯红酒,仰头一饮而尽:“我喝酒了,不能开车,请自便吧!”

吴忧被她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行为震惊了,半晌才说:“你不是酒精过敏吗?”

章古月这才后知后觉明白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咬牙切齿地瞪着罪魁祸首。

许景灏也看着她,喃喃地说:“那是我喝过的。”

章古月看着桌上的酒杯,一时愣住了。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上头的缘故,她只觉得脸颊火烧火燎地灼烫起来,她一把推开许景灏,扬长而去。

走到二楼楼梯口时,她无意间一抬头,看见傅儒歌站在不远处的走廊上,静静地望着走廊的另一头。

章古月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见一个女生的背影一闪而过,消失在走廊尽头。她收回视线看向傅儒歌,他依旧望着走廊尽头,脸上带着她不熟悉的落寞。

她熟悉的傅儒歌永远都是微笑着的模样,仿佛无所不能,轻而易举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可是这样的傅儒歌,让她觉得陌生又心疼。她的胸口像被什么重物猛地击中,缓慢而沉重的钝痛从心口蔓延到四肢百骸,脚步霎时便无法再挪动了。

吴忧和许景灏追上来,看见章古月正望着傅儒歌出神。吴忧用手肘捣了捣她:“不去打声招呼吗?”

章古月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脸现在已经红透了,肯定丑得惨不忍睹。她摇摇头,轻笑着说:“不了,我要以最美的样子和他相遇。”

她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许景灏上前与她并肩而行,不屑地冷哼:“脑残粉。”

章古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要你管!”

两人说着又吵了起来,吴忧跟在他们身后,觉得自己好像带了两个三岁小孩,头疼又好笑。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冷静自持的章古月,一遇到许景灏,行为就会幼稚的像个三岁小孩。

04

尽管百般不情愿,章古月还是接手了许景灏的经纪工作。

不过她只是开了一次会定了许景灏的发展方向,具体操作全都交给何夕负责,而她当起了甩手掌柜,乐得逍遥自在。

可惜好景不长,没多久何夕就拿着辞职信来辞职。

章古月有些意外,何夕虽然性格温吞,但心思细腻,工作能力也强。若真辞职了,她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能用得得心应手的人。

她忙把何夕带到会客沙发上坐下,亲自帮她煮了一杯咖啡,放在她面前,这才温声说:“怎么了?是我给你的工作量太大了吗?”

何夕摇摇头:“不是。”

“那是为什么?”章古月好脾气地说,“你大胆说出来,我给你做主。你是我章古月的助理,我看谁敢欺负你。”

何夕忙摆手:“没人欺负我!可能是我能力不够,许景灏好像对我很不满意。”

她怎么忘了许景灏这货!

章古月把辞职信还给何夕,柔声说:“以后你不用跟他了,他的行程我亲自安排。”

何夕一脸感激地站起来,冲她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章总。”

留住助理后,章古月给许景灏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来公司一趟。打完电话她才开始吃午饭,然而她饭还没吃完,许景灏已经到了。

“找我什么事?”他从餐盒里拿走最后一个爆浆麻薯,一口塞进嘴里,“想我了?”

章古月懒得跟他废话,埋头收拾外卖餐盒,头也不抬道:“从今天开始,你的所有通告由我全权负责。下午三点有个视频访谈,五点有个杂志拍摄,你准备一下出发。”

许景灏乖巧点头:“可以,不过你得给我化妆做造型。”

章古月冷眼睨他:“我记得我有给你请化妆师和造型师。”

许景灏摸了摸鼻尖,小声说:“全被我开了。”他认真地看着章古月的脸,“你的妆自己化的吧?还挺好的,你帮我也化一下。”

章古月从小学画,化妆这种事对她来说手到擒来。当然,化好化坏,全凭心情。

“好啊!”她从包里拿出化妆品,三下五除二地开始帮许景灏化妆。

大约过了十分钟后,她把镜子往许景灏面前一推:“好了。”

许景灏定睛一看,如遭五雷轰顶,他有生之年,从未见过如此丑陋的妆容。眉毛画得又粗又短,眼线描得断断续续,阴影打得又黑又厚,整个妆面既脏又丑,简直惨不忍睹。

许景灏目瞪口呆:“你平时就这么化妆?”

章古月一本正经地点头:“嗯,水平有限,你将就一下。”

许景灏知道她在故意整他,他站起来,违心地说:“挺好的,走吧,去录节目。”

他说完故意转身就走,章古月拿起包跟上来。

许景灏没想到她还真走,反倒停了下来,迟疑道:“你让我这么出去,就不怕毁了自己的艺人?”

章古月无所谓地说:“没事,反正我们公司这么多艺人,许景灏毁了,我还可以培养张景灏,王景灏。”她侧头看着许景灏,一字一顿地说,“总有一个景灏会听话的。”

许景灏气结:“算你狠!”

接下来的拍摄中,许景灏还算配合,按时完成了拍摄。不过之前由于他的不配合,好几家杂志的片子都拍得不合格,章古月当即决定一并补上。

等所有片子拍完后已经天光熹微,章古月喝了一晚上咖啡,也挡不住浓浓困意,她趁许景灏去换装先行离开,交代司机送他回家。然而她刚洗漱完躺下没多久,许景灏就打电话来,说手机充电线在她车里,让她给送到他家里去。

章古月强忍着被吵醒的怒火,低声说:“你拍了一晚也累了,先睡吧,睡醒后我给你送过去。”

“不行!我睡前不玩手机会失眠。”

“你家里肯定有备用线啊,你先找来用一下。”

“懒得找!”他说得理直气壮。

章古月被气得没脾气了:“大少爷,麻烦你关爱一下老人,我年纪大了,熬不了夜。”

许景灏嗤之以鼻:“你才28岁,又不是七老八十了。”

章古月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对啊,我都快30了,不比你们20岁的小年轻,可以通宵三四天没问题。”她说完不由分说地挂断电话。

很快许景灏又打电话过来,她直接拒接。

许景灏又发微信过来:你要是不想送的话,我就去你家取了。如果你关机或者不开门,到时候我弄出什么大新闻来,你可不要怪我。

他竟然又威胁她!章古月愤愤地关掉手机,蒙着被子倒头就睡,可睡意瞬间全无。

她了解许景灏,他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她下意识想打电话让何夕给他送过去,转念想起许景灏给那孩子造成的心理阴影,只好作罢。

她火冒三丈地爬起床,在睡衣上套了一件连帽衫,拿起车钥匙出门。

章古月到达许景灏家时,按了好几遍门铃都无人应答,她正想把充电线放在门口离开,又收到许景灏的消息:在门口等我,不许把我的宝贝充电线放在门口!

章古月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哈欠连天地靠在墙上等他回来。

她站得腰都酸了也不见许景灏回来,正举着胳膊活动筋骨,突然听见电梯响,她打着哈欠转过头,却看见傅儒歌从电梯里下来。

四目相对,她打了一半的哈欠生生被憋了回去,脑子短路地说:“你怎么在这儿?”

傅儒歌被她问得一怔,旋即指着对面的房间,微笑着说:“我住那里。”

章古月曾在心底预演过无数遍和傅儒歌第一次说话时的情景,台词早已烂熟于心,没想到最后说出的第一句话竟如此愚蠢。她正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又听傅儒歌说:“你不累吗?”

他指了指她的胳膊,章古月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蠢兮兮地举着胳膊,她赶忙放下来,故作镇定地打招呼:“早上好!”

傅儒歌看着她,由衷地说:“谢谢。”

章古月被这突如其来的道谢弄得一头雾水,下意识地说:“不客气。”

“他好像不在家,你要先去我家等吗?”傅儒歌礼貌地邀请。

章古月正想答应,不小心瞥见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才想起来她还穿着睡衣,她一把拉过衣服帽子戴上,礼貌拒绝:“不用了,谢谢。”

傅儒歌也没勉强,笑着说:“那明天见。”

章古月讷讷附和:“明天见。”

直到傅儒歌的背影已经完全消失,章古月才后知后觉想起来,明天要拍《偶像与我》的宣传海报。

傅儒歌认出她了!她正沉浸在偶像认识自己的喜悦中,忽然背后传来一个讥讽的声音:“这就是你说的最完美的相遇?”

章古月回过头,看见许景灏正在拿手机拍她,她眉头微皱:“你什么时候来的?”

许景灏欠揍地说:“在你举双手投降的时候。”

她在男神面前的丑态全被他看完了,还录了下来。

章古月假装不在意地跟他闲聊:“你的手机不是只有1%的电了吗?”

许景灏果然放松警惕,得意洋洋地说:“我找到备用线了。”

章古月咬咬牙,继续找话题:“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傅儒歌住你对门啊!”

许景灏掏出钥匙,低头开门:“我上个月刚搬进来,他一直在剧组拍戏,我们根本就没见过,我怎么知道他住我对门!”

章古月趁他开门没有防备,猛地扑过去想抢走手机。许景灏突然反应过来,一个侧身将她压在门板上。

两人四目相对,章古月这才发现他的眼仁又黑又沉,平日被长长的睫毛挡住,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这样近距离看着,才发现他是那种桃花眼,盯着人看的时候眼神总是含情脉脉,仿佛在看自己的爱人一般。

章古月被他看得心里莫名一慌,她一把推开他,急忙转身要走,却被许景灏一把揪住帽子拽进屋:“听你助理说你从来不吃早饭,已经把自己饿进医院好几次了。”

他把袋子里的食物掏出来,一一摆在她面前,用命令的口吻说:“吃完再回去睡觉!”

他买了养胃粥,时蔬披萨,水果沙拉,还有她最喜欢的爆浆麻薯。

章古月喝了一晚上咖啡什么都没吃,现在胃里还真开始隐隐难受了,她有些意外:“你想方设法把我喊过来,就是为了让我吃早饭?”

许景灏的心思被她当场拆穿,顿了一下,嘴硬地说:“你是我经纪人,你要是饿死了,倒霉的还是我?”

章古月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一脸防备地扒拉开食物的袋子:“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吧?”

许景灏语气不善地说:“有毒!”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