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灵异 > 祸水蛇妻

更新时间:2022-04-26 15:02:26

祸水蛇妻 枫亭 著

连载中 王星阿凉

火爆新书《祸水蛇妻》是来自作者枫亭著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王星阿凉,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我呱呱坠地还未到一月的时间,就险些被亲爸给埋了,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虽不稀奇,但我仍然被当做怪胎看待,因为天生异象,路过村子的算命先生都说我是一个孽障,仿佛村子里不好的一切都与我有关。

精彩章节试读:

在我出生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我就被我亲爸给埋了。

没错,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我不仅是个女儿,而且还是个怪胎。

听我姥爷说,我还没出生,有个算命的路过我们村,看到我妈挺着个大肚子,脸色大变,说我是个孽障,祸星。

我刚出生的那个晚上,电闪雷鸣,仿佛要将这天地硬生生的撕.裂一般。

而我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家里的房子突然塌了,要不是隔壁老王在家,估摸着我妈就被埋了。

当时我奶奶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个扫把星,让我爸把我扔了,是我姥爷不肯,却又没有办法把我带走,就约定等我断了奶就把我接走。

然而没有多久我就发起了高烧,日夜啼哭不说,浑身还泛起了红疹,远远的望去,血淋淋一片。

奶奶更加觉得我是孽种,以死相逼,我爸也是狠心,趁着我妈不在,抱着我就往山上跑,二话不说就把我埋了。

我姥爷听说这件事情,直接冲了过去,给我爸两巴掌,我爸当时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

“爸,都已经三天了,八成是死了,你要打要骂随你的便。”

“你个畜生啊!那可是你亲生女儿啊!你快告诉我她在哪里,不管是生是死,我都要带回来!”

“这种孽障,才不是我女儿,我可以再生一个,呵呵,你想要去看看她的尸体,那就去老君山的愧树底下,我埋那里了。”

姥爷气的浑身颤抖,问出我的下落之后,立马去找。

据姥爷说,当时他黑灯瞎火的就进了老君山,他看到我的时候,发现我居然被一条巨大的白蛇裹了起来,而旁边还有不少的牲畜尸体,白色的嘴巴更是鲜血淋漓,而我也满嘴鲜血。

当时就吓得他脸色大变,正准备拼了老命把我抢回来,没想到那条大白蛇盯着姥爷看了一会儿之后,就离开了。

姥爷立马上前把我抱了起来,却没有发现我奶奶说的那些红疹,反而我健健康康的,除了满身是血以外,同时他也知道,定然是那条白蛇用血吊着我一条小命。

从那天开始,他便对蛇产生了敬畏之情。

而我爸知道我还活着,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我面前,我和姥爷相依为命,直到我十八岁这年......

那是暑假的最后几天,我刚刚结束假期工,坐着大巴回去看看姥爷。

几个小时的车程让我昏昏欲睡却又噩梦连连,我梦到一道白色身影走到我面前,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却能听得到他对我说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也不要跟任何人走。

等我刚准备开口问清楚的时候,忽然有人猛的推了我一下,我顿时清醒了过来。

“小丫头,到了,你这睡得也太死了吧?”司机大叔一脸怪异的看着我。

我顿时脸色通红,飞一般的下了车,这简直是当场社死啊!!!

回到村子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守村人刘叔。

这所谓的守村人也就是每个村子都会有那么一两个脑子不清醒的,他们一直都待在村子里。

刘叔以前不傻,听说他年轻的时候冲撞了什么东西,就变成了一个留着哈喇子对人嘿嘿笑的傻子。

这一次他依然对着我嘿嘿傻笑,只不过眼神却比往常清澈不少,一边笑一边拍掌道:“嘿嘿你要死了,你要死了,你们都要死了,嘿嘿......”

我一听到这话,顿时脸色阴了下来,就算你是傻子你也不至于诅咒我吧?

“刘叔,你再说我让刘婶抽你!让你丫的诅咒我!”我恶狠狠的说道,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嘛要跟一个傻子计较?回去看看姥爷才是真的。

之前姥爷给我打了几十个电话,不过因为手机没电,所以一直没看到,现在都快到家了我也就懒得打过去。

“姥爷,我回来了。”进了院子,我和往常一样大喊了一声。

一道佝偻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姥爷还是那个姥爷,只不过眼神木讷,没有一丝喜悦的神色。

“你回来了,走吧,我带你去老君山挖笋。”姥爷拿起铁锹说道,顺带着还递给我一把,眼中闪烁着一丝丝喜悦和迫不及待。

挖笋?

我心里咯噔一声,姥爷好像和之前不一样!

他可是从来都不会带我去挖笋的,甚至还禁止我踏入老君山一步。

“还愣着干什么?我最近腿不行了,让你帮我一下都不可以吗?”姥爷看出我的迟疑,顿时不悦道。

我一听这话,心里狠狠地给了自己几个嘴巴子,姥爷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怎么能怀疑姥爷呢!

很快,我就跟着姥爷进了山,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山里面就出现了迷雾,越往里走,姥爷的速度越快,我居然跟不上了。

“姥爷,你慢点,姥爷。”

四周迷雾重重,一阵阴森森的感觉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周围更是不断的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姥爷,你在哪里?我有点怕......”我抱着铁锹,四处张望,却什么都看不到。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一群黄皮子出现在我四周。

黄皮子就是黄鼠狼,小时候经常来我家偷鸡,只不过我姥爷从来不赶,甚至满眼忏悔。

小时候我就怕这玩意,更别说现在了。

“啊......你们别过来,我有铁......”

话音刚落,我手里的铁锹忽然动了起来,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条黑色的蛇!

“啊!!!!”

又是一声惨叫,我扔掉了手里的蛇,那蛇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立马溜了。

“有因必有果,孟凉,你害死我们黄仙那么多的孩子,这一次,你必须跟我们走!”

为首的黄皮子龇牙咧嘴,剩下的黄皮子也发出geigeigei的笑声。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一只黄皮子猛的朝我扑来,巨大的冲击力让我狠狠地摔倒在地,还没有反应过来,其他的黄皮子一哄而上,牵制住我的四肢把我给抬了起来,尖锐的爪子狠狠地扎进我的肉里,疼得我龇牙咧嘴。

“完蛋了完蛋了,我才十八啊,还没有体会过女人的快乐,我不想死啊。”我哭着扭着身体。

忽然,我看到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而身下的黄皮子好似也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的颤抖!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