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灵异 > 北派茅山笔记

更新时间:2022-05-03 15:32:49

北派茅山笔记 一颗猕猴桃 著

连载中 李五门叶雅馨

《北派茅山笔记》中主要人物有李五门叶雅馨,是一颗猕猴桃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灵异小说,目前正在网络连载。李五门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小村子里,他刚刚降临在这个世界,就遇见了一个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不仅如此,他还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八字纯阴,并且那天还是七月十五,更是阴上加阴。所有人都说他一辈子都会霉运连连,难以善终。而李五门的爷爷是一个不得了的人,为了让他平安的活下来,与重阳之女定下了婚约,却不料当李五门成年以后,他竟然遭遇了退婚,灵异的事情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李五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八字纯阴,正巧又逢七月十五,更是阴上加阴。

男属阳女属阴,而我恰恰相反,占了纯阴的命,注定一辈子霉运连连,难有善终。

我出生在东北大安兴岭旁的一个小村子,出生那天,家里就发生了一件怪事。

东北五大仙,齐聚我家院门前。

它们对着院子大门,不知疲惫的磕头作揖,动作和人一模一样。

这一幕持续到午夜子初,直到它们累死在院门前才算罢休。

爷爷说,那是五仙拜鬼门......

我爷爷叫李饮酒,是大茅山正统传人,驱三煞五疾,镇八方邪魅,守一方水土安宁,同时又懂些玄学五术,风水定穴。

有不少达官贵人,前来求爷爷出山,为他们平定邪祟。

只是因为我的出生,爷爷至此封山,再不问世事,将那些达官贵人拒之门外。

因为在我出生的时候,是一个死胎,一身青紫,浑身冰凉,没有一点活人的气儿,当天母亲因为大出血,撒手人寰,而父亲也当晚就离开了家,从此了无音讯。

是爷爷用捉生替死之法,硬生生的把我从阎王爷手里给抢了回来。

死胎本是被阎王爷给收走的命,爷爷的做法无疑就是在阎王爷手里抢人。

属于颠倒阴阳,忤逆天意,所以阎王爷在鬼门关大开的日子,会来到阳间亲手讨命。

五仙拜鬼门,拜的是鬼门。

迎的是阎王爷。

而阎王爷要去哪,哪就是鬼门。

每六十年为一个甲子,每十二年为一个地支轮回。

所以每逢十二年,五大仙便会拜鬼门,跪迎阎王爷向我讨命。

我出生那年的五仙拜鬼门,爷爷以名改命之法,以五仙拜鬼门为源头,给我起名李五仙,以五仙之名,镇压鬼门。

可名字中占了一个‘仙’字,而我本身命格就弱,他担心我撑不起‘仙’这个字,所以改名为李五门。

那一年,我平安度过。

十二岁那年,爷爷为了救我,不顾祖师爷的祖训,决定再出最后一次山。

那些达官贵人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争先恐后,抢破头皮也要得到爷爷这最后出山的机会。

那一天,整个村子被各种豪车围的水泄不通,下到公司高管,上到各种企业老总,不远万里而来,只为求得爷爷最后一次出山的机缘。

只是这最后一次的出山,是有要求的。

那就是要找一名与我年纪相同,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又逢重阳节出生的女孩,并在十八岁成年时,与我定下婚约,方可获得爷爷最后一次出山的机缘。

但是这样的女孩不好找,来找我爷爷的那些达官贵人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女孩。

最后反倒是一个富豪的司机,叶庆国的女儿被爷爷选中,将这最后一次出马的机会,让给了他。

那一年,爷爷以阴阳调和之法,让我又一次有惊无险的平安度过。

至此,我也有了媳妇儿,可我和她只在十八岁定亲的时候,见过一面罢了。

这件事过去之后,我便和爷爷学起了茅山本事,我的天赋让爷爷赞不绝口,什么设坛问米,符箓法咒,驱邪避凶......

一学就会。

可一用就废。

因为我完全不像爷爷说的那样,可以感知到邪祟的存在,对于什么阴气煞气,包括邪祟之类的,我完全处于一个空白的状态。

这就好比学了十年剑法,心高气昂的参加华山论剑,可到最后却发现,我竟然不会爬山,是同一个道理。

爷爷说,我这是先天五感不强导致,无法察觉邪祟,也就无缘茅山术法。

虽然无法继承爷爷的衣钵,但爷爷还是教了我些风水相术的本事,至少可以混口饭吃。

日子就在这样平静的生活中度过,我也非常安逸的生活在村子里。

直到我二十四岁生日的前夕,一切都变了。

我感觉,天都塌了下来。

......

那天,爷爷躺在东屋的炕上,用那干枯的手掌,不断的揉着我的头,深邃凹陷的眸子中,尽是严肃担忧。

“五门,地支十二年便是一个轮回,四日后便是你的生日。”

“凡事再一再二不再三,这第三次的五仙拜鬼门......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爷爷已经时日无多,有三件事需要你去完成,或许可保你一命。”

听到这话,我急忙抓住爷爷那有些干枯的手,眼中含着泪,有些哽咽,想要安慰爷爷。

但是爷爷却不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似乎再拖延下去,他就没机会说话了。

“第一件事,我死后,去村口棺材铺,为我打一口槐木黑棺,找来一只童男纸人,与我一起葬入棺内,并要来刷棺黑漆,把院子的大门涂成黑色。”

“第二件事,在出殡那天,把我下葬院子正中,棺头朝着大门,棺尾对着房门,切忌这期间,不允许有任何人踏入院子半步。”

“第三件事,七月十四亥时去后山,把你奶奶的坟挖了,里面有一个木盒,带着它,在子时之前离开村子,去城里找你的未婚妻叶雅馨。”

“务必要在重阳节当天完成你们的婚约,否则,不但你和叶雅馨会被五仙缠身,命丧黄泉,就连同这一村子的人,都会沦为你们的陪葬。”

爷爷的话,让我心中无比震惊,没想到五仙拜鬼门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竟然会让一个村子的人来陪葬。

可爷爷刚刚说完这番话,他深邃的眼,就闭上了,身体逐渐僵硬,体温也冷了下来。

爷爷突然就走了。

我有些接受不了,趴在爷爷身上痛哭不已,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才站起身,顶着悲痛,朝着村头棺材铺跑去......

我按照爷爷的要求,打了一口槐木黑棺,连同纸人与爷爷并肩放在黑棺之中,同时也将大门刷成了黑色。

我披麻戴孝,跪在黑棺前,为爷爷守了三天的灵,也哭了整整三天,最后连眼泪都哭干了。

七月十四这天,是出殡的日子,村民们都在院外哀悼,想要送爷爷最后一程。

但爷爷有言在先,下葬当天,任何人不准踏入院子半步,所以我只能将他们拒之门外。

可临近正午的时候,村子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发动机的轰鸣。

同时,一阵嚣张而又刺耳的鸣笛,驱散了围在院门口的村民,引来村民们的咒骂。

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大摇大摆的堵在了我家院门前。

一个穿着光鲜亮丽,服饰价格不菲的女孩,大摇大摆的从车上跳了下来。

看着女孩的样貌,我有种熟悉的感觉。

“李五门!你在哪,快出来!”

忽然,那个女孩在门外开始大叫我的名字。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