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重生 > 渣女虐男文学

更新时间:2022-05-11 15:23:30

渣女虐男文学 四藏 著

连载中 司迦谢慈

《渣女虐男文学》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司迦谢慈,是作者四藏编写的重生小说,已上架网络。全书主要讲述上一世,谢慈为了司迦剔除仙骨,背叛宗门,他把暂未魔化的她留在身边,悉心照顾。他原本以为她会爱上他,但她没有,直到他死去那一刻,她都只把他当成其他男人的替身。重生归来,谢慈已经断绝情爱,再次回到仙界,做他强大的三界共主。可当他看到司迦手里牵着的和他样貌如出一辙的小孩,他比谁都明白,自己又要在她身上重蹈覆辙!

精彩章节试读:

她做了个梦,那梦不是她的梦,像一个男人的梦——

梦里满地的血,他被一把剑钉在地上。

大雪纷纷扬扬落了下来,他看见自己的血染在雪白的剑身,看见飘落的大雪之中她赤红的双眼和冷绝的脸。

真美,美得就像捅进他胸口的这把剑。

她在盯着他,那双入魔的眼睛里没有半分理智,毫不犹豫地将剑刃一寸寸送进他的胸口。

他张口想叫她的名字,可张开口全是他翻涌出喉咙的血。

身侧的大地被血染红,那些血是他的师兄弟,是他的师父,是太初宗门满门弟子的血,是死在她剑下所有人的血……

她还是失控入魔了,是他的错,他害死了所有人,是他为她解开禁令。

他吃力地抬起手握住了她握剑的手,那么冷的手,在他滚烫的掌心里颤了一下,她赤红的眼跟着颤了一下,似乎恢复了一丝丝神智。

她感应得到他吗?

他握紧她冰冷的手一点点向上向上,放在他冰凉的脸上——她不是喜欢这张脸吗?从第一次相遇她就喜欢这张脸,他曾经以为她钟情的是他这个人,后来才明白,她只是钟情这张脸……

她的手指在触碰上这张脸之后停了下来,她赤红的双眼一点点有了神色,聚焦在他这张脸上。

多可笑,哪怕是入魔,她也会被“这张脸”唤醒。

他轻轻地对她笑,没关系,哪怕她只是喜欢这张脸也没关系,醒过来,不要失控。

他从涌着血的喉咙里挣出一口气叫她的名字,“司迦……”

才发出声音,就被她死死扼住了喉咙。

“别说话。”她忽然垂下脸来,热潮潮的气息喷涌在他眉目间,用微哑的声音艰难地对他说:“别叫我的名字,我怕我会舍不得动手……”

他不明白她的话,下一秒他却明白了。

她的手指化成利刃在一瞬间剖开了他的胸腔。

剧烈的疼痛使他睁大了双眼,死死抓住她的手,却被她擒住手腕温柔地压在地上。

她甚至与他十指相扣,垂下脸来问他,在他颤抖的唇上低低呢喃说:“不要怕,我不想你死,我只是想要这颗心救他。”

她只是想要救他。

他愣怔地望着她,听着她用最温柔的语气喃喃说:“他需要这颗心,阿慈。”

她的手指比利刃还要锋利,剖开他,攥住了他胸腔里的那颗心。

真疼啊。

他疼得颤抖着,忽然难过起来,她不该骗他,不该害死这么多人,她若想要这颗心可以告诉他,他会给她,会给她的……会心甘情愿挖出来给她。

不该骗他,不该让这么多人陪他一起死。

漫天的大雪中,她忽然松开了攥在他脖子上的手轻轻捧住了他的脸,细软的指尖蹭在他的眼尾。

“不要哭。”她擦掉他眼尾的泪,那么痴迷地加深了那个吻,在他的唇齿之间喃喃说:“不要弄脏了这张脸,阿慈。”

她的唇柔软温热,吻炙热得他无法喘息,他像个溺毙的人在痛苦之中无法呼吸,体会到了一种濒死的晕眩和快感。

她的手指彻彻底底掏空他的胸腔,他战栗着只看得清白雪落满她的黑发素衣,那么美,那么干净。

他沉溺在这盛大的美和热烈的吻之中,多么恨她,恨不能和她一起入地府,他猛地抬起手,凝出一道剑光猛地贯穿了她的身体,一起入地府吧……

—————

好痛。

她从梦里惊醒过来,慌忙摸在心口上,仿佛自己的胸前真的被贯穿一样。

太真实了。

这是什么梦?梦里那个挖了“阿慈”心脏的女人,不正是她吗?

可“阿慈”又是谁?她仔细回忆着梦境中那张脸,确定自己压根不认识梦境里那个“阿慈”。

她低头看着自己没有茧子的手指,脑子里是梦境中她握剑的画面。

原来她这只手也可以握剑,可以反击。

梦境里遍地的血和尸体,那些人都是她杀的?她怎么会……这么厉害?

原来她不是生来的废物蠢货,不是只能靠着别人渡给她灵力才勉强筑基的废人?

原来她也可以握剑,可以像其他师兄弟一样那么厉害。

她握住自己细软的手指,被这场梦惊呆了,还没回过神脑子里突然出现一段奇特的文字——

【本文完结评分】:

[匿名]的评分[一星]:看到了结局,给一星都无法表达我的愤怒,应该给负一星,整篇文除了男主谢慈和男配合欢宗圣子司厌,全是屎,文名叫《拯救黑化疯批女主》,最后也没拯救成,疯批女主亲手杀了男主。

女主司迦恶女设定,一点也不讨喜,纯粹是为渣而渣。

她身为上古神女,拥有灭世的能力,又失去记忆,完全就是个随时会黑化毁掉仙界和世界的炸弹,那身为天地共主的男主谢慈,把她送下凡间,暂时封印她的能力,收她做弟子,想要将她引向正道,成为一名合格的神女有错吗?

就这她就觉得全仙界对不起她,谢慈对不起她,从下凡第一章开始虐谢慈,把他虐的体无完肤,最后她还是不满足的黑化入魔了,开始报复仙界和社会。

这我忍了,确实仙界封印她的能力,下凡后那些正派也她吃了一点苦,确实活该,她要报仇也合理。

但她虐死谢慈是干嘛!从下凡开始谢慈没有一点对不起她,照顾她,引导她,甚至为了她剔除仙骨!

最后结局作者你告诉我,女主喜欢谢慈是因为他和她的白月光长得一模一样!谢慈只是替身!她要挖了谢慈的心救白月光!(虽然白月光从未上线,却永远活在我们女主记忆里)

我简直像是吃了屎一样恶心,这不就是一篇性转版的替身白月光文吗?渣男遇到和白月光一模一样的女主,虐她虐她虐死她,死了之后后悔莫及,黑化成为疯批。

只不过,疯批是女主,上赶着救赎她的娇妻是男主。

[匿名]的评分[一星]:给家人们排个雷,《拯救黑化疯批女主》是欺诈,打着渣女名头的“娇妻文”。

女主身为比天帝还牛逼的上古女神,却被一群神仙哄骗着封禁了能力和灵智(智商),还毁了灵根,送下凡去历劫,然后她就成了被圣父男主谢慈收为弟子训诫,被合欢宗圣子男配玩弄,被各种男人凝视的笨蛋美人。

虽然最后她谁也不爱,虐死了谢慈和合欢宗圣子,但不是女主厉害,是全部男人跟斯德哥尔摩一样被蠢货女主越虐越爱!

Yue了。

[匿名]的评分[三星]:买了还没看,就是想问问楼上两个一星评论,哪个靠谱?到底是疯批女主,还是笨蛋美人?

[匿名]的评分[一星]:别看,烂尾,作者结局喂屎,冲着文名来的,以为是一本男主回到疯批女魔头少女时,引导她,救赎她,让她变好的文。

但结局,疯批女主还是黑化入魔,亲手杀了男主,挖了他的心去救根本没上过线的白月光。

从头到尾虐男主,女主又蠢又作又渣,白瞎了这么好的男主和男配。

女主配不上这里面的任何男配,更别说男主了,男主一直在付出,哪怕女主有点良心,对男主稍微好一点,我都不至于这么讨厌女主。

已经举报烂尾了,作者如果不把女主写死,修正女主三观,就等着锁文吧。

————

这是什么?

她“看着”出现在脑子里的文字,通过那些不太懂的词句里,隐隐约约明白过来,这些人口中骂的女主不就是她吗?

她似乎活在许多人的注视下,被当成一段故事,一个话本在观赏评判——“打分”。

方才那个梦,似乎不止是梦,是她的“这篇文”的结局?

紧跟着脑子里的文字瞬间消散,眼前忽然又出现一片刺目的黄色背景文字——【02管理员:本文评分过低,判断为烂尾,请自行从头检查,尽快修正剧情,申请解锁章节。】

这又是什么?

短短的一行字,她看了几遍,隐隐约约明白这个意思是,“她”这个故事,这个“女主”,令看官们不满意了,所以要从头开始修正“她”的人生剧情,令打分的看客满意。

可修正什么呢?

修正她的愚蠢?没良心?狠毒?对“男主”不够好?

若是她没理解错的话,她本身是拥有灭世之能的上古女神,是被什么天地共主什么仙界,封禁了能力和灵智。

他们还毁了她的灵根?

就因为怕她随时会黑化毁掉仙界,所以要毁了她的能力,给她吃点苦头,让她成为一个合格的神女。

那她杀了什么谢慈,毁了他们又有什么不对?

——“不知悔改。”

一道男人的声音突然清晰地传了进来。

司迦扭过头看向了密不透风的石门,这声音是太初宗门刑罚执事丹彤的声音。

怎么会这么清晰地传进她这间石室?

她被处罚在这偏僻的寒山峰石室之中,禁足思过已经数日,没有人来看过她,她也没有听到过任何其他声音。

这寒山峰之中终年落雪,连鸟也没有。

此刻怎么会听到丹彤那老头儿的声音?

那声音好像不是从门外传来,倒像是特意传送进来的。

——“掌教,我早说了司迦本性乖戾,骄纵又恶毒,即便是咱们再细心照看,她也不知感恩,不服管教,如今她更是不知在哪里修来了合欢宗的修为,还打伤了无辜弟子,若要我说不必再将她留在太初宗门,直接送去少阳山的密牢之中洗髓封印。”

是丹彤的声音,他一贯提起她就是如此刻薄又厌恶。

这石室之中真冷,冷得她抱紧双膝也止不住发抖,她盯着那扇石门,每个字都听的清清楚楚。

就因为她推了一把羞辱她的弟子,他们就要这么惩罚她吗?

那掌教呢?掌教也同意了?

她听见掌教谢元真的声音——“她毕竟是师祖留下的唯一弟子,师祖曾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教导她,避免她踏入歧途……若是就这样将她送去少阳山洗髓封印,我如何对得起师祖的嘱托?”

——“掌教太过仁慈了!”

她听见丹彤又说——“她如今已入歧途!师祖不教授她剑法,心法,不就是怕她入魔,可如今她体内的修为分明就是合欢宗的修为,她现下还只是筑基,若掌教不立即洗掉她的修为,封印她,只怕以后就来不及了!”

她手指僵冷的抓紧自己的膝盖,想将冰冷的脸埋进去,暖和一点,好受一点。

可她发现自己抖的厉害,她知道自己是冷,还是怕,亦或是难过。

她还听见了许多其他同门的声音,那些人平时对她笑脸相迎,叫她一声小师叔。

可如今没有一个为她求情的,每一个都在说——“丹彤掌戒说得对,她现在只是筑基就险些害人性命,以后必定入魔。”

——“她已与合欢宗勾结,掌教不可姑息啊!日后入魔就晚了!”

他们都想要她死。

她盯着自己的膝盖,眼眶又涩又冷。

一道黑色的影子忽然从石门之中,穿门而入。

是有人来看她了吗?

她慌忙抬起头,看见那人黑袍黑发,微挑的眉下压着一双漂亮的凤眼,笑吟吟的望着她。

是司厌,合欢宗圣子司厌,不是她的同门。

她在那一刻心彻底冷了,她以为至少会有人来……看看她。

“看到是我,很失望?”司厌看着她暗下去的眼神。

他挥挥手,丹彤他们清晰的声音就消失了。

是他用法术,让她得以偷听到丹彤与掌教的商议,听到她接下来的结局。

“听到了吗?”他朝她走过来,黑发的长发垂在腰侧,飘飘荡荡显得他的腰窄窄地束在衣带里,“你的掌教师兄和其他师弟们在商议着要如何处罚你。”

他停在她的面前,蹲下身望她,她缩在角落里抱着双膝,黑色的发披在肩上,令她看起来像一只可怜的小猫,一双又冷又媚的眼发红地盯着他,她总是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将什么都显在一双漂亮的眼睛里。

她在难过。

他凝视着她的双眼,火上浇油地轻轻与她说:“洗髓是要将你的血脉流尽再重新灌入,将你体内的修为全部废了,很痛的。”

像在吓唬小猫。

“闭嘴。”司迦恼怒地瞪着他,不许他再说。

可他却没有停下:“阿伽知道少阳山吗?那里封禁着许多许多邪魔,密牢之中白骨成山,多得是只剩下孤魂不得超生的……”

“闭嘴!”她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打断他的话,她不想听,她一点也不想听。

可她越这样,他就越想吓唬她:“阿伽,你知道如何放血吗?他们会将你的血脉划开……”

“啪”的一声,司迦忽然抬手一巴掌扇在他脸上,又重又狠,扇的他微微偏头,脸颊热辣辣的痛起来。

“我说了闭嘴,闭嘴!”她气恼的瑟瑟发抖,一双猫儿一样的眼红了一圈,蓄满了泪水。

炸毛的猫儿。

他心中没有半点恼怒,摸了摸被扇红的脸颊,再次望向她,她恼怒的表情,红起来的眼眶,快要哭的模样,是真是在害怕。

他喜欢看她害怕,害怕的快要失控。

“这里的人对你不好,这么多日,没有一个人来看你。”他握住她刚刚扇过自己脸颊的手,那么冰冷的手,她冻坏了。

“阿伽,只有我来救你,对你好阿伽。”他将她的手包裹在自己掌心里替她捂着,柔声说:“跟我走吧,去合欢宗,永远和我在一起。”

多么温柔的语气,多么暖的一双手。

司迦眼泪无法控制的往下掉,她差点就信了,可若是他真的爱她,对她好,为什么他不在她关押第一天来?要在她被关押几天之后才来?

这里这么冷,这么黑。

他也想让她吃点苦头,然后再救她,好让她感恩戴德对不对?

他们对她那么坏。

司迦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她冻的无法控制自己发抖的身体,与他说:“你若真的对我好,为何不把你的全部修为都渡给我?让我不用再受欺负。”

他微微一愣。

“为什么不呢?”司迦将手抽出来,擒在他的脖子上,掉着眼泪问他:“你真的爱我,怎么不做我的一条狗,一鼎丹炉?偏要来做我的救命恩人呢?”

她的手指真凉,眼泪真热。

司厌看着她用这张楚楚垂泪的脸,说出狠毒的话,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像她身上自带的香气,闻起来又冷又勾人,矛盾又迷人。

她蠢吗?有时候很蠢,可有时候又清楚的很。

她恶狠狠的抓着他的脖子,骂他:“坏东西,少来利用我。”

明明是恶狠狠的骂,可被她哭着说出来又那么可爱。

可爱的他在她手掌下动了动喉结,望着她忍不住说:“现在你想要我的灵力吗?”

他想亲亲她,可他知道,她只对他的灵气感兴趣。

他也知道她那么容易被诱惑,一点灵气,一件法器,一个小暖炉都能引诱她。

当初,他引诱她,也只是说:“要不要我的灵气来帮你修行?”

她就像现在这样,脸上还挂着泪水,亮晶晶的眼睛里却变得犹豫和蠢蠢欲动。

他凑近她的唇,轻轻地吻上她挂着泪水的唇角,怕她躲开,立刻将他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渡进去。

司迦抓在他脖子上的手指紧了紧,她是想推开来着,但是他的灵力那么香甜好用,之前只是吸纳了三四次他的灵力,她便从毫无修道根基的废物,变成了筑基修为。

她灵根被毁,灵海被封禁,她被堵死了所有修仙之路。

可是她不甘心,她就是不甘心。

她紧紧抓住司厌的脖子,用手指顶起他的下巴,不满足的让他给的再多点,再多点……

司厌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他明知道这只蠢笨的小猫只是想要他的灵力,可不知为何,她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揉捏着,他就感到满足。

他吐纳出更多灵力满足她,想要加深这个吻。

石门却忽然动了起来。

有人打开了石门。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