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重生 > 重生七零悍妻有空间

更新时间:2022-05-12 10:28:24

重生七零悍妻有空间 初瑶 著

连载中 方鸽顾逸天

精选热书《重生七零悍妻有空间》是来自初瑶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方鸽顾逸天,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一场意外,方鸽重生到了七零年代,还成了一个跛脚女孩。就是因为腿上有缺陷,她成了家里堂姐这些年欺负的对象。以前都是小打小闹,但现在,堂姐竟然陷害她偷人,妄图毁了她的清白。如今她已经换了灵魂,自然不会再让原主受欺负,方鸽当场回击,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过她的人。上山打猎,方鸽震惊撞到一起穿来的教官,屠夫顾逸天!

精彩章节试读:

“别让她逃了,快追!”

深夜暗林中,方鸽在林间飞快穿梭着,躲避追兵。

这一次特警的任务很难,她虽顺利解决,却惹来一大帮追兵,连追七日。

林间密密麻麻的枝丫在深夜里成了完美阻拦,让方鸽和身后的追兵拉开距离,却在这时,脚下一空。

遭了,是悬崖!

方鸽只来得及甩出钩锁,脑袋就被崖壁上凸出来的碎石撞到,视线顿时一片模糊。

朦胧中,有人从崖上跃下,朝她冲过来。

“方鸽……”

是谁?

方鸽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再醒来时,方鸽躺在了土炕上。

脑袋不疼了,肚子里却传来强烈灼烧的痛感,还有一段记忆排山倒海的涌现。

方鸽穿越了。成了刚喝农药***的坡脚女孩方鸽。

等等,刚喝农药?

方鸽悚然起身,来不及想太多就猛抠喉咙。

可惜这身子饿太久,胃里没东西,物理刺激的法子只让她干呕数声,没吐出啥来。

反而引得腹中剧痛,开始痉挛。

如果有催吐药就好了。

方鸽念头一过,手中就多了一瓶吐根糖浆。

这是……催吐药!

情况太过诡异,可人命关天,方鸽确认了糖浆的日期和封口后就立刻灌了下去。

一阵呕意涌来,大半还未消化的农药被吐了出来。

总算捡回一条命。

看着床顶上的破梁木,方鸽叹了口气。

汹涌的回忆接踵而至,自己成了个跛脚女孩。

因长相好看,被堂姐方晴嫉妒,将原主推到山上狩猎的坑里,导致原主落下终身残疾。

又因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原主多说了几句话,竟被污蔑和流浪汉共度春宵,还被污蔑在暗地里干着别的勾当,一张粮票一晚上。

谣言四起,原主差点被人夺取清白,然后彻底崩溃,选择喝农药***……

各种怨愤痛苦的感觉传来,方鸽只觉心脏痛的喘不过气来,快要窒息的感觉。

拳头不由自主的攥紧,既然用了她的身体,那就让替她好好教训教训这群人。

昏沉的大脑刚刚清醒,屋门就被人一把踢开。

一身蓝布衫扎着粉色头花的女子,领着头发花白拄着拐杖的老太太走进来。

女子是方鸽的堂姐方晴,老太太是奶奶李翠花。

两个人面上都不太高兴。

方晴嘴角还带着抹奇怪的笑。

方晴进门就指向方鸽,“奶,粮票就是方鸽偷的!你看她还怕被发现,躲到屋子里了!”

粮票?什么粮票?

她要有粮票,还能饿到催吐都吐不出东西?

方鸽微蹙眉头,脑子一转就明白过来。

方晴又诬陷她偷东西了。

而这一次,方晴又故技重施,诬陷她偷了家里的粮票,还告到奶奶李翠花这里。

这个年代的米粮只能靠票据换取,粮票对一家人来说那就是命根子。

李翠花作为一家之主,绝不能容忍偷粮票这种行为发生,更何况她对小辈管束极其严苛,但凡不高兴就会动手。

听到偷粮票的是方鸽,李翠花气的头发昏,抄起拐杖就朝方鸽砸了过来。

“方鸽,你真的是死性不改,在外面偷人,在家里偷粮票?真是胆子大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李翠花腿脚不便,手劲儿却不小,拐杖架起嗖的刮出道风,朝着方鸽的胳膊就甩了下来!

那可是实木拐杖,真要被砸中,弄不好要骨折!

方鸽刚吐过药,身体还软着,没办法躲开拐杖,只能伸手去抓。

谁知拐杖空砸到炕上,她又顺势一扑,压了上去。

一旁等着看好戏的方晴见方鸽一招躲过拐杖,还敢把老太太的拐杖拦下,惊得目瞪口呆。

李老太太也是气的不行,使劲儿抽了抽拐杖。

“方鸽!你给我撒开拐杖!做错事还敢还手,是谁教你的道理!快松开!”

得了空闲,方鸽总算说了句整话。

“奶,你怎么光听方晴的话,不听我解释?粮票不是我拿的!”

方晴越发瞪大眼睛。

没想到方鸽不仅敢挡拐杖,还有勇气反驳!

“奶!你别信她,方鸽平日里就手脚不干净,现在撒谎是怕你打呢!”

李翠花也觉得方鸽在说谎。

这个孙女不仅是个跛子,性子还懦弱,遇到事屁都放不出一个,能顶什么事儿?多半是被吓到胡言乱语了。

不过以往她都是闷声挨打,今日倒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居然会辩解一句。

李翠花气上脑门,下意识接了。

“你说不是你?那是谁偷的?前天只有你和方晴在家,难道是方晴?”

突然被提及的方晴慌乱抬头,和方鸽对上了视线。

方鸽不闪不避,回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道。

“奶,你要不信,我带你去找,我看到粮票被藏在哪儿了。”

方晴也不知是被这一眼吓到,还是被方鸽话里的消息惊到,退了两步。

她觉得方鸽在撒谎。

那日藏粮票的时候明明很小心,不可能被人看见!

可为什么她的眼神这么笃定,好像真的看到她藏在哪儿了?

李翠花已经抽回拐杖,紧皱眉头。

“看见了不早说?赶紧带路,要是再撒谎,小心我把你另一条腿打折!”

李翠花根本没注意到方鸽吐过的痕迹。

方晴看见也当没看见。

方鸽忍着腹中不适,一瘸一拐的带着二人到了院子里。

方家院子不算大,挤住着一家10口,方鸽跟爹娘住在北屋,李翠花独住正屋,方晴和她哥哥,爹娘在西屋,南屋住着两个孙子辈,方天彦和方天佑。

地方就这么大,方晴拿走粮票,会藏在哪儿?

方鸽只推敲了下就朝西屋过去。

李翠花见方鸽走的虽慢却很坚定,不由得怀疑起方晴,可方晴看起来却很镇定。

她跟进西屋,将拐杖一顿。

“方鸽,愣着作甚?不是说看到粮票了,拿啊!”

方鸽瞥了眼方晴。

方晴看她进西屋的时候还很紧张,现在却又很镇定。

她笑了笑,“奶,粮票我探不到,想借你拐杖用用。”

这话一出,方晴的脸色瞬间变了,下意识看向门口横梁。

方鸽已经接过李翠花的拐杖。

在方晴紧张,李翠花狐疑的表情中,方鸽将拐杖在墙角一杵,就借力翻到半空,一探手,从横梁上摸下了个小布包。

随后一个鹞子翻身,稳稳落地。

方晴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惊叫出声。

“你,你怎么知道的?”

她出口就捂住自己的嘴,知道败露了。

李翠花接过方鸽手里的布包,展开一看,可不正是自己攒下的五张粮票?

事实再明显不过,她怒瞪着方晴,拐杖不知什么时候被方鸽塞回来,抬起来就朝方晴狠狠砸了过去!

“方晴!居然是你贼喊捉贼!敢动家里的粮票,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心黑手贱的!”

李翠花下手极狠,几下下去就把方晴打的嗷嗷直叫。

手上臂上也多出数条红痕。

方鸽在角落里眼神冰冷的看着两个人一个打一个蹿。

正要回去,旁边有人出声。

“鸽儿,你刚刚那一招……是怎么做到的?”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