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灵异 > 蛇宠

更新时间:2022-09-16 12:46:38

蛇宠 唐糖 著

连载中 虞九祁黯

热门好书《蛇宠》由著名作者唐糖最新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虞九祁黯,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十八年前,村子里的人为了钱拆了雕刻巨蛇的画楼牌坊,烧掉了下面的棺材。后来村子里发生了蛇灾,爷爷将刚出生的我扔进了焚蛇坑得以让整个村子避祸。我十八岁那年夏天被村支书骗了回来。因为村里又发生了蛇灾。村支书说将我在扔进焚蛇坑一次解决蛇灾。但我爷爷说,这次不是蛇灾,是王蛇娶妻。当我穿着老旧的凤冠霞帔坐在镜子前的时候,都不敢相信是......娶我!

精彩章节试读:

十八年前,村子里的画楼牌坊被拆了。

听村子里的人说那牌坊规格很高,十分的壮观。

最为奇特的是整座牌楼用的都是木头,建造的时候一根铁钉都没用,上面浮雕着一条巨蛇穿过整个牌楼。

后来村子里来了一个陌生人,说是收这牌楼的木头,出价很高。于是不过一天,牌楼就被拆完了。

牌楼下面还挖到了一个黑乎乎的棺材,大家害怕就将它给烧了,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最后每家每户分到了六万块。

那个年代谁家是个万元户就很了不了,大家都很高兴。

或许说,高兴的只有他们。

当初拆楼的时候,我爷爷和爸妈拼了命的阻止,却被那些人绑了起来关进了屋子里。

当时我妈还怀着我,都快生了,因为这次的事情动了胎导致我提早出生。

而我妈,难产,死了!

随之而来的是整个村子发生了蛇灾。大家一开始并未当回事,抓蛇,焚烧,还专门挖了一个焚蛇坑。

但事情越来越诡异,七天之后,村子里开始死人,死法都一样,皮肤发黑,皮肉焦黑,是被烧死的。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大家才真的感到害怕。

再后来,他们求着我爷爷将这件事平息了。

谁能想到十八年后......又出事了。

夜里,村支书特意打电话将我叫了回来,还骗我说我爷爷被蛇咬了。

可我一回来,他们就将我关了起来。

半夜的时候我跳窗跑了。

等我忍着恐惧终于跑到村口的时候却发现这里蛇群密密麻麻的一片盘踞在一起,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过不去!那些蛇似乎在刻意的阻挡我的去路。随后又向我游来。

我疯了一样又跑回去,一冲进门就看到爷爷正坐在椅子上抽着旱烟,见到我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他抽着旱烟很急,还被呛到了,咳嗽了几声之后才平复下来,而旱烟也抽完了。

他将烟斗在木头上磕了磕,叹息了一声说:“小九,你出不去的,他不允许。快去睡吧,早上还得打扮呢。”

“爷爷,这真是蛇灾吗?”

这个问题村支书之前问过,爷爷没回答他。此刻他却回答了我。

“王蛇娶妻!”

“小九,躲不过的,这是宿命。”爷爷说的很慢。

“我不会嫁给一条蛇。”说完,我摔门将自己关进了房间。

没多时,爷爷就来敲门了。我没开他就在门外说。

“小九啊,爷爷老了,爷爷保护不了你了。他虽是条蛇,但能护你周全,你要走的路还很长。”

我能听出爷爷声音里的无奈。他确实老了,前段时间还掉了两颗牙。

他是我爷爷,是将我抚养长大的人,可为什么要为了那些不干系的人牺牲我呢。明明是那些人咎由自取。

“你放心,爷爷有分寸,嫁给一条蛇总比死了强。”

我蒙着被子想装作听不到,可连他的叹息声我都听的清清楚楚。

到底,我还是没忍住掀开了被子,气冲冲的去开了门。

我爷爷他真的老了,眼睛浑浊,白发斑斑,跟着他一辈子的老烟杆都包浆了。

“爷爷,您真的觉得嫁给一条蛇比死了强吗?”

爷爷没说话,我又问:“一条和我平白无故的蛇为什么要娶我,我长的是天仙吗还是吃了能长生不老?我们不是同类,他会让我吃生肉,吃老鼠,生活在地下,甚至是棺材里。”

“我会与蛇为伴,任由那些东西缠在我身上。直到我死!”

“但本来呢?我可以好好的上学,毕业找份工作,租个房子将您接过去,我给您养老......”

说到最后,我有些泣不成声。爷爷要是死了,这个世界上就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了。

忽然,一条小黑蛇突然从房梁上掉了下来落在了我的手臂上,我连忙提起尾巴丢了出去。

回来这几天,见蛇见多了,也就不那么怕了,反正这些蛇都没毒。

爷爷没看那蛇,又叹息了一声,伸手轻抚了我的头:“我的小九不会那样的。相信爷爷好吗?”

“爷爷,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要管那些人,他们害死了妈妈,我们现在离开这里不行吗?”我哭着问。

但爷爷却说:“如今这个局面是整个虞家前前后后四代人,七十八条人命换来的最好的结果。小九,你说爷爷能离开吗?”

“小九,如果你不嫁,爷爷会死,虞家七十八条人命白白牺牲。就算如此,村子里的人还是会将你绑起来强逼着你嫁。现在,你嫁吗?”

我看出爷爷眼底的那份认真和无奈,他没有骗我。

“我嫁!”

如果我不嫁,爷爷会死!所以我嫁。

昨晚我一夜未眠,睁眼到了现在。任由张婶给我穿衣化妆。

村支书拍了拍我肩膀上喜服的尘土笑道:“别看这喜服旧了点,可是值钱的好东西。便宜你了。”

他说的不错,确实是值钱的老古董,一整套的凤冠霞帔,就是很老旧。

早些年村口那颗空心柳树下挖出来的。挖的时候我还在跟前,而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孩子。

我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便宜给你要不要?”

村支书干笑了两声没接话,然后拉着张婶要走,说是时间差不多了。

随后,爷爷就进来了。

他手里拿着红盖头,佝偻着腰坐在我的面前:“小九,爷爷知道你不愿意,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爷爷的苦心。”

“爷爷......”我忍不住又红了眼。

但爷爷他除了叹息就是叹息。

此刻的我竟然格外的冷静,起身,我对着爷爷跪下,重重的磕了一个头:“爷爷,保重。”

我看见他也哭了。

一条小黑色爬了进来,尾巴绑着红绸蝴蝶结发出丝丝的声音。

爷爷看到后就将盖头给我盖上,将我牵了出去。

站在家门口,我盖着盖头,只能低头看见脚下的路。但能听到四周有很多的蛇,那丝丝的声音太密集了。

“小九,爷爷不能送你过去了,你跟着脚下的这些蛇走就行,千万不要自己掀开盖头,知道吗?”

到了现在这个份上,我哪里还能说不。

“走吧!”苍老的声音带着几分无奈,爷爷推了我一把。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