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xpj娱乐app手机版 > 历史 > 布衣无双

更新时间:2022-09-21 11:46:29

布衣无双 半步逍遥 著

连载中 林枭王子墨

小说角色名是林枭王子墨的书名叫《布衣无双》,这本书是作者半步逍遥写的一本军事历史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女子被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盯的遍体发怵,但随后仍是毅然决然接过了粮食。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这三斤粮食,可就得答应我的条件了,妹子。”

女子被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盯的遍体发怵,但随后仍是毅然决然接过了粮食。

“放心,晚上我会来的。”

一抹夕阳至墙缝中射进屋内,林枭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了,但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虚脱感,只感觉浑身一点劲儿都没有。

却就在此时,一对纤指忽然掐住自己两颊。

这什么情况?!

待嘴被捏开之时,一张极为细腻温润的唇齿忽然又贴了过来,随后便感觉一些嚼碎的小麦被细舌推入嘴中。

“噗!”

不管是谁,但眼下林枭只觉得恶心的很,一口吐出后,对着这个人就是一巴掌!

“啪!”

“你谁啊,他妈恶心不恶心?”

眼前是个女人,林枭才准备张嘴怒骂,但等眼角余光看清这个四周由黄土砖堆砌的破败屋子之时,面色微微一滞。

“这…是哪儿?”

就在其惊疑之时,一股刺痛的感觉瞬间钻入脑海之中,一些陌生的记忆在眼前不断浮现出来。

这是一个叫天启的古代王朝,一个未出现在前世历史记载的朝代。

而他林枭,益州清水村人,一名性格迂腐庸弱落魄书生,无父无母,有一妻子名叫王子墨,家境十分穷困,穷困到早上直接饿昏在院子里。

并且。天生不举。

待回忆到这里,吓的林枭赶紧感觉了一下,不过好在,因为穿越似乎也将这不治之症给治好了。

同叫林枭,在前世他也来自贫困山村,早早便去广东进厂,但凭借自身头脑,毅然选择下海创业,然后差点把底裤亏出去。

但自始至终都未放弃,在那段峥嵘岁月里,一旦失败就进厂打工,赚了钱出来又继续干。

临到三十岁好不容易完成了阶级跨越,如今又穿越到一个穷吊丝身上。

却也就在林枭暗道老天不公之时,刚刚被掌掴的女子再次走了过来。

面前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妻子王子墨。

同他结亲并非原主所愿,这女子出自秀才之家,因为其父犯事儿,而当今朝廷为了惩罚其家眷,便将其许配给原主。

因为被打进了贱籍,一直以来这女子并不受原主待见。

刚刚那一巴掌很重,林枭本想道歉,但她似乎并不觉得有半分意外,只是朝后边退了一步,神态僵硬的很。

“以后不会逾矩了。”

说罢,便将碗给递了过来,待看到碗里小麦粒之时,林枭便什么都明白了。

因为昏厥的原因,她也只能亲自嚼细了,送入自己嘴里,确保粮食能流入胃里。

麻木的眸子中,透出的几分凄凉,刚刚那一巴掌真的太伤人了。

这是个好女人,原主平日里非打即骂,而她却能做到以德报怨,已是能说明,这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这两年赋税愈加沉重,没有这个女人把持家里,原主饿死都不用等今天。

王子墨静静站在一米之外,这是原主吃饭时的条令,因为他很讨厌王子墨身上的那股淡淡的粪土味儿,觉得***。

即便吃的粮食全是王子墨用粪水一桶一桶灌溉出来的,其实哪有什么味道,只不过是那个穷酸书生心里臆想出来的罢了。

待到林枭将碗里小麦吃完之后,有些狐疑道:“记着剩下的粮食全被官府征去了吧,这哪里来的粮食?”

她并未说话,只是小心翼翼的接过碗筷,生怕身上所谓的粪味儿熏到林枭,看的叫人心酸。

“你好好休息就行了,我去洗碗。”

“谢谢你了。”

这一句来的太过突然,林枭能清晰看见王子墨周身一颤。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即便那双眸子太过黑沉深邃,但丝毫不影响察觉其中的惊疑。

但很快王子墨情绪便平定了下来,也并没有说什么拿着晚筷便出了门。

站在院子里边,她望了眼远方将落的夕阳,还是忍不住笑了笑。

若不论世俗的眼光,王子墨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秋日夕阳之下,即使笑的落寞,却仍动人。

至于林枭,眼下待体力恢复了大半之后,便琢磨起如何能回去。

这个世界边塞连年战事不断,朝廷又***庸弱,吃不饱饭事小,指不定哪天便被盘踞在周遭异族给剁了。

更重要的是,前世赚了那么多钱,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呢,又让我来当穷吊丝,必须得回去。

至于这王子墨,素不相识,林枭不想管也没心情管。

穿越回去唯一的办法,除了***之外,林枭当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因此率先选到的一个办法,就是跳河,但等他来到河边,突然想到一些溺死的人,魂魄得留在河里继续当水鬼一系列传说,顿时绝了这个法子。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回家!”

在古代,死法真的太单一了,若是跳河不成,眼下也只有拿刀自尽了。

即便有些疼,林枭都宁愿去忍,这个穷地方他是真一刻都不想待。

等回到家里天色已经黑了,但叫人疑惑的是,王子墨竟没在家,不过眼下也不重要了。

林枭转身便来到厨房,望着钉在菜板上的菜刀,当即拔下就要往脖子上抹去。

林枭想的很简单,只要切掉大动脉,躺地上抽搐一会儿就完事儿了。

但却也就在他准备抹脖子的时候,眼角余光突然发现一旁放着一张纸条。

字迹未干,而在纸条一旁,还有一袋子粮食,里边全是小麦。

趁着月色,林枭狐疑看了看,但仅这一眼,叫他情绪瞬间复杂了起来。

——这是我问张财主换的粮食,但你不要担心,我会去自尽的,不会扰乱你的名声,此生…不见。

字里行间,尽是凄凉,没想到吃的小麦竟然是他用自己换来的!

林枭沉默了良久,这才轻轻放下纸条,心里很是不舒服,张财主是什么人,***熏心的混账,王子墨一个十九岁的少女,今夜落在他手上下场可想而知。

但心里仍是提醒自己,前世还有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财富,还有父母兄弟,必须要回去!

即便这女人不堪其辱,明日跳井***于自己何干?

“被睡管老子屁事,此生不见!”

但等看到那袋粮食,想到为了救自己甘愿奉献自己,还有那一眼的凄凉,半生悲苦,那一句满怀绝望的。此生不见。

这些东西就好针一般不断刺在林枭心中。

直到最后终是妥协了,深吸一口气忍不住怒斥一句:“你赢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