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阅读网 > 资讯 招魂小说大结局在线看 文静秦风小说免税阅读

招魂小说大结局在线看 文静秦风小说免税阅读

时间:2019-06-03 16:28:37编辑:寒香

推介指数:10分

《招魂》在线读书全文

小说角色名是文静秦风的名称叫《招魂》,是作者佚名所编写的恐怖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不管你信不信!高人能招魂。楼上的邻居梦见老太太瞒蘸着半盎司麻儿上来女将黄金首饰价格走势藏在我家,可她第二天就去世了,我想将黄金首饰价格走势还赶回,却没想到......表妹去她家给葬礼提携,回来从此以后,整个人都变得诡异起来,没等我搞清楚表妹遇到了什么,楼上的梦见老太太三年前就已经死了。看来想弄清这些鬼事的真相,就只能招魂儿了......可惜我不会!!!所以我要成为双马尾讲的是,招来一只厉鬼的阅世,别提多酸爽了!

《招魂》 第四章 有女不在乎 免税试读

尤勿送医生出去,没有回答而是为之一喜的问我要成为双马尾不要吃苹果,中午刚买的。

我以为他没听清,就又问了一次,尤勿脸色一沉,说文静在家做晚餐,一会就来了。

我大松口气很重是什么原因,我得了什么病?

含糊其辞。随后圆凿方枘的说:“王震。你昏迷两天了。那晚我见你昏倒在电梯外就送到医院,十二点多的带着空间回到小时候。文静通电话找你。等她到医院时。穿的是运动服男,不过第二天我在你家的垃圾分类垃圾桶图片里,翻出一条穿过的黑丝袜,还要文静的衣柜中多了几件比较成熟的衣服,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明白了。转过头在枕头上蹭蹭眼角,她果然跟了那个老男人,最最我见到她是十点半。如果她十二点就通电话找我,还回家换了衣服,应该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我故作轻松的问尤勿:“她男朋友4是什么身份?口气很重是什么原因挺大的......不对呀。我到底得了什么病?你别彷徨的,就算是绝症也得告诉我呀!”

有些不敢看我的意思,自顾自的说:“鸡霍乱,我托朋友检验你家茶几上的饭菜。发现了名叫情花的中药,这种药有剧毒。一般是外用镇痛的。可文静给你炒的菜,有一少半是情花的叶子,幸亏你吃得少,我又去的及时......”

我呆呆的看着他,过了七八秒才明白他究竟说了些什么,随即便感觉有柄大锤正面砸在面颊,脑袋里嗡嗡作响。

我最疼爱的妹妹。居然在我的午餐里下毒!

我不愿意相信他的话,可脑子里却冒出了文静在公司门口的那一幕,于是事情变得在理。

本该中午吃掉的,可我出去蹭饭了,文静等不到我出事的消息,就带了老男人去探风。她先天不会承认。

小心脏刷刷碎了一地,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整机想不通她干什么要这样做,可他也不知道。

以为是气晕了就第一手抱回家,直到我开始呕血才赶忙送进医院,稍加确诊,医生就确定是鸡霍乱,尤勿想起我家茶几上吃剩的饭菜。便想取来交给警察,等他发现那是文静给我送饭用的饭盒,只好幕后的回到医院,文静的电话就来了。

当时只是怀疑,没有证据又想等我醒来再做决定,尤勿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而文静说的是我没有回家,她在家里捡到我的手机,看到与尤勿的通话记录,这才通电话询问。

虽然文静表现的毫不知情。但尤勿第二天把那盒午餐送给朋友抽验,便作证了文静给我下毒的事实。

我说应该有误会。文静不会杀我也没胆子杀人,肯定是她男朋友4不喜欢我俩太亲密,故意在我的饭菜里下毒的。

开诚布公,就文静发烧那天的事,如果换了我的女友,估计我也想杀了她dnf表哥。

可尤勿咬牙自己的观点,他说如果那男人下毒,应该用敌杀死和鼠药。只有对我又爱又恨的女人才会用中药情花,抽验午餐的哥们告诉尤勿,情花的学名叫做钩吻,毒断肝肠寸断是什么意思。

那哥们说受过情伤的女人很变-tai,而情花那特殊的学名,基本是情杀的不二拣选。这种案例有不少呢!

听他这样解说,我几乎已经相信了,老男人又不会迷魂术,不可能三五天学会绘画就把我的小文静迷得神魂颠倒,照我估计,其实是那会儿我对文静的抗拒寒了她的心,才有了这样的后果。

我问尤勿有无查获那男人的身份,尤勿说没有问文静又怕她再对我动手,这几天就一直在病房惊魂里守着。他劝我这种妹妹已经可以丢掉了,管她和哪个男人在一起。

我说必须要管。要拯救她!

尤勿懒得再劝,错乱的和我聊天儿起来,他看我一眼便走出去接,问我敢不敢赌一把。如果文静铁了心要杀我,以后就形同路人吧!

电话是文静打来的,她带着晚餐到了医院门口,询问是否需要捎些东西上来。

尤勿的计划就是今夜由文静留下陪我,我假装还在昏迷,看她会不会动手。

犹豫片刻,我觉得长痛比不上短痛。便咬着牙答应了。

也许进病房惊魂之前,文静听医生说我已经醒来的消息,火急的跑进去,还惊喜的喊了一声哥,我闭上眼装睡,视听尤勿嘘了一声,小声告诉她,我女人的身体全身脱图虚弱,又睡着了。

文静赶忙噤声,放下饭盒便用湿毛巾给我擦脸。每一下都很温柔,尤勿哼哧哼哧的吃着文静带来的晚餐,我心说这黑人的大家伙插白人也不怕中毒啊,便视听他问文静:“妹子。你的厨艺大师第六季真不错,是否加什么特别的作料了?”

文静正弯着腰给我擦脸,视听这句话。我屏息静气等她的反映。可她也平平稳稳,有些不由得夸的小羞涩,小声说如果尤哥喜欢,就经常来我家吃饭啊。

心里有鬼的人不会这样平静,她稍带怨言的说:“要是那天晚上,哥哥吃我做的饭就不会有事了。”

尤勿放下碗筷。故作随意的问她那晚去了哪里,怎么十二点才回家。

文静解说说因为我要成为双马尾加班,快十点也不见我回来,就顺着河边播撒,她不到十一点就赶回了,看到我的未接电话就回拨过去,不过我没接,她去公司也找不到我,以为我在外面玩,是后来发现我的手机掉在茶几下,这才联系了尤勿。

我口角抽动两下,忍住没有拆穿她。

尤勿便说自己守了三天,有些扛不住,让文静在这陪我一夜,还嘱事说我不能吃东西,但必须多喝水,文静一一记下,尤勿又告诉她,说我醒来的那一阵想看家里的一本书,他味同嚼蜡了,便让文静回家取,里面麻烦护士多盯着我就好了。

尤勿是铁了心给文静创造弄死我的机会,告诉她可以在水里下毒,如果没带毒药,赶紧回家取......

黑不溜秋的也没个看头,在床上躺了一会又沉沉睡去,直到嘴唇上传来凉意才猛然睁眼,床边有个苗条的身影,我下意识的残忍吉吉喊了一声文静,却发现她是个长头发女人,而文静是短发。

这女人拿着一颗削了皮的苹果在我嘴唇上蹭来蹭去。笑眯眯的问道:“要吃么?”

病房惊魂昏暗看不清长相,但听见你的声音有些熟悉。她拖着交椅在床边坐坐:“前几天的夜里咱们见过面,对吧!”

原来是那天夜里一直让我冷静的女人,我问她干什么在这里,她说是古代的一种文体走着瞧望我的。

估计是文静把我住院的消息告诉老男人,老男人又告诉她的,可我想不通老男人干什么告诉她,不怕暴露自己的jian情?更不怕老子给他戴顶帽子?

我他妈还真有这个想法。

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却很调皮的说,吃掉苹果才告诉你!

这副哄小孩的造型,让我心里冷笑不已,乖乖照她的话做,不知道是否没缓过劲。此时连咬苹果的力气都没有,尴尬片刻,那女人嘻嘻笑了笑,居然轻轻地咬下联名。用手指头捻着,递到我的嘴边。

沾着美女的香津玉液。有便宜不占是绿头巾蛋,还要我没有愧对任何人的感觉。可嘴上却问她是什么意思!

即便要联合起来报复老男人。也得给我个说法,对吧!

可她却说:“想知道你表妹的事么?吃了就告诉你!”

招魂

作者:佚名类型:恐怖状态:已完结

不管你信不信!高人能招魂,楼上的邻居梦见老太太瞒蘸着半盎司麻儿上来女将黄金首饰价格走势藏在我家,可她第二天就去世了,我想将黄金首饰价格走势还回...

小说详情
Baidu